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学生,我灵魂的“照妖镜”  

2016-11-29 21:13:18|  分类: 教师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市育英学校初中学部英语教师    李志欣

我的生命就像一条流动的河流,每隔几年便会去一所不同的学校工作。去年九月,我走进了我人生的第四所学校——北京市育英学校。自以为教学和管理经验丰富的我,自信地走进“新”班级,然而我犯了一个大错误,差一点因此“翻了船”。

走进班级站在讲台上,我扫视了一下自己并不了解的学生,开始了我的“教师”就职演说,我先声为主地宣传我的教育教学理念和主张,慷慨激昂地陈述完毕后,让学生分为正反两方辩论我的理念和主张。我的想法是让学生通过辩论,理解和认同我本人和我的思想。然而,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老师,你的理念我不认同。”“是的,你这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杀鸡给猴看。”“你说的我们都明白。”同学们纷纷表达自己的看法和意见。这时我问:“那支持的一方是什么意见?”“老师,你的想法很理想,不符合我们的实际。”“老师,我给你提个意见,你说话时手指总指着我们,这是对我们的不尊重。”……一片片全是反对的声音啊,从教二十几年了,我的权威第一次遭到学生们无情地挑战,第一回合我就以失败而告终,灰溜溜地逃离了教室。

以后几天里,我的教学方式负面效应渐渐明显:在课堂上,学生乱插话、随意转身、发出怪笑声、手里拿着东西玩耍等现象时有发生。我不得不暂停讲课来处理这些问题,感觉焦头烂额,心情极度郁闷。更糟糕的是,我发现学生们竟然在他们的微信群里对我议论纷纷,表示对我的意见和不满。看来学生很快就会形成抵抗联盟。如果不抓紧时间想办法,时间拖久了,很可能被这群青春期的孩子赶出教室。我第一次感到了来自课堂的恐惧。

“穷则变,变则通”,继续这样管理肯定不行。那么新型管理的路径在哪里?周末,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冥思苦想。这时,妻子警告我:“现在的孩子不比我们那时候,他们读书多,见识广,他们有表达自己想法的欲望、能力和权力。你整天说要讲民主、讲平等,要尊重学生的权力,把管理和学习的权力还给学生,但是你骨子里总有一种权威观念,你可能在说话时情不自禁地表露出了对他们的不理解和控制。”一席话,我幡然醒悟。是啊,我忽略了每一个学生的想法,在没有充分了解学生的家庭背景和生命经历的情况下,意图让学生就范于我个人的思想之下。哎,我成了什么?我把学生当成了什么?我后悔了。教育是一种慢的艺术,急不得,应该尊重常识啊。

此时,我想起了一个故事:有一位年轻人,因为工作的需要被分配到一个偏远的山村里教书。他觉得不公平但又无法改变现实,于是,他很消极,给孩子们讲课时总是心不在焉,潜意识觉得这些孩子脏、笨,让人讨厌。

有一天,下着蒙蒙细雨,灰色的天空加剧了他灰色的心情。本应该是上地理课,可他一看到地图上的首都,失落感马上袭来。他不想上课了。看着地图,他突然想到一个自认为别具一格的教学方法,可以度过这45分钟。他让每个学生把那页地图撕下来,然后把它撕成碎片,放在桌面上。这时,他说:“好,同学们,我们现在来个比赛。请把你桌上这个地图再拼合起来。看看谁最快!”这个年轻的教师以为这件事会使那些学生花费上午的大部分时间。于是,他又走到窗口,一个人对着雨天抽着闷烟发呆。但是没过5分钟,就有个学生站起来说他拼好了。年轻的教师非常惊愕,问他怎么能如此之快地拼好了这幅“复杂”的地图。“啊,”那个小男孩说,“这很容易。这幅地图的另一面是一个人的肖像。我把这个人的肖像拼到一起,然后再把它翻过来。我想,如果这个人是正确的,那么,这个世界也就是正确的。”

“如果一个人是正确的,他的世界也就会是正确的。”这句话使这个年轻的老师陷入了深思,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从此,他尽心尽职地教育着孩子们,并在这里扎下根来,为祖国输送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人才。这个故事给予我的启示是:如果你想改变你的世界,首先就要改变你自己。如果你是正确的,你的世界也会是正确的。

学生来学校是寻找伙伴的,也就是说,作为教师,也应该首先与学生打成一片,成为伙伴。学生在课堂上发生的这些现象实际上是学生们在寻找自己的一种归属需求,他们是想与伙伴们一起互动、游戏的,而不是想单单顺服于某个人的思想和管制的。实际上我犯的错误就是没有去遵循学生们的这种需要。学生的行为表现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一旦教师停止授课关注处理这类事情,就会正中学生下怀,此时,教师必然是失败者。

更甚者,如果教师采用的管理方式是惩罚等重控制和约束的手段,以此来维护课堂教学秩序,不但不能起到矫正不当行为和教育学生的作用,还有可能伤害学生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有时还很容易造成师生关系紧张,尤其是容易引发处于青春期中学生的逆反心理,从而故意违纪。难怪我屡屡遭受挫败啊。

弄明白这些道理后,我开始了转变之旅。在课堂上尽量多地关注那些行为习惯好的学生,借此强化正能量,少去关注那些心存不良目的的学生的行为,耐下心来,借用注视、轻轻走进他等方式处理他们的行为,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还是耐下心来,等待下课后处理。只有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去揭穿他的目的。

比如我班有一位王同学,我用了各种方法打动他,但他依然我行我素。一节课上,我笑着说,王同学,我知道你为什么上课这么爱乱插话、制造笑话了。王同学说,老师,是什么?我说,你是想引起异性同学的注意。此时,王同学表现得很惊奇,老师,你怎么知道啊,你上学时是不是也这样?我说:“好像也是。”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该同学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红了。我感觉到了,同学们的这次笑声是友好的笑声,是尊重的笑声。

是啊,我们这个年龄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我们为什么非要让学生们遵循成年人的意愿呢?也就是说,我们不应该再把上述学生的不良行为看作是问题行为,而应该在小心探究这种行为背后目的基础上,采取策略与学生沟通,在接纳、喜爱、赞赏的过程中,逐步破解学生的内在原因,找到学生的真实能力与兴趣点,鼓励他通过自己的能力为集体或他人做出贡献,帮助他重新建立自己的归属感。同时,不断调整自己的情绪与教学管理方法,努力适应每一名学生的需求。

培根说:“只有顺其自然,才能驾驭自然。”我把我的思想和行为回归到学生年龄的时候,时时处处作为他们平等的一员,与他们一起欢乐、一起悲伤、一起激愤、一起羞愧。为了让学生学会倾听,我专门为学生写了一篇文章《倾听,另一种动听的语言》,我不再大声喊叫了,我的声音变得柔和轻微。在课堂上,我把学习的权利还给了学生,让学生上课、让学生领读、让学生组织活动、让学生互相评价,在课堂上很少说话,但是学生却感觉其乐无穷。我把管理还给了学生,甚至“惩罚”都是学生说了算。学生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小欣欣”,不少同学都加了我的微信,把他们的课外生活故事发给我,和我说些悄悄话。下课后,好多学生都围在我身边,摸摸我的手,摸摸我的衣领……这样的教学果然使我摆脱了学生的“嫌弃”,同时,得到了家长的肯定。

一位女孩的家长晚上给我电话说:“李老师,你用的是什么方法啊?平时我要求她那么严,盯着她,她就是不喜欢学英语。现在她每天晚上都大声读英语,作业每次都是优秀,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啊。”我告诉她:“也没有什么好方法,我欣赏她,崇拜她,她喜欢戏剧,喜欢写小说,我是她的倾听者,我是她的第一个读者,我尊重她的兴趣。我走进了你孩子的内心世界,在她面前我也变成了孩子,孩子自然愿意接受我的帮助。”

是啊!就像《教学勇气》的作者帕克·帕尔默说的,教学不论好坏都发自内心世界,我把我的灵魂状态、我的学科、以及我们共同生存的方式投射到学生心灵上,我在教室里体验到的纠缠不清只不过折射了我内心的交错盘绕。从这个角度说,教学提供了通达灵魂的镜子。我想说:“如果我愿意直面灵魂的镜子,不回避我所看到的,我就有机会获得与学生生命相遇的机会,走进学生的生命世界里”。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