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比群殴更可怕的是“精神群殴”  

2016-11-29 21:25:46|  分类: 杂言杂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国芳

王国芳,浙江省春晖中学教师,浙江省特级教师、浙江省教科研青年标兵

中国新闻网4月22日发布《安徽中学生群殴老师续:双方互相达成谅解》一文:“涉事的5名学生再次向老师马某某当面承认错误并赔礼道歉,老师马某某也进行了自我检讨并向学生道歉,双方互相达成谅解。”沸沸扬扬的安徽蒙城县范集中学学生群殴老师事件似乎得到了“圆满”解决,但我们的思考不应该停止。

学生殴打老师已不再鲜见。据《法制晚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5年就至少有13起教师被学生袭击事件曝光。3月21日搜狐教育以《又有老师被暴打,难道教师也成了“高危职业”?》为题做了“特别关注”,分析了教师成为“高危职业”的原因:一是相关法律法规的缺位;二是学生的惩罚力度不够;三是学校、家长、社会没有形成合力;四是教师的正当惩戒权没有得到应有保护。不能说这些分析没有道理。但笔者以为,这并没有触碰到教师成为被殴打对象的深层原因。

其实,在一桩桩、一件件教师被“暴打”被“群殴”事件之前,教师早已遭到社会的“精神群殴”了。当对教师的“精神群殴”肆无忌惮、甚至成为某些部门、单位和人士的“狂欢”时,发生教师遭“暴打”和“群殴”的不幸事件已不再令人奇怪了。对教师的“精神群殴”的参与者,到底都有哪些?我们不妨列举若干。

首先是教育主管部门在有意无意之间,充当了对教师“精神群殴”的急先锋。拿教育最高主管部门来说,针对少数教师利用职务之便违规收受礼品礼金等行为,教育部于2014年7月15日发文设立六条“红线”,其中包括严禁教师以任何方式索要或接受学生及家长赠送的礼品礼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等财物。本是个别教师的违法违规行为,却给全体教师画出个“师德红线”,似乎全中国的教师都成了“师德”的败坏者,至少是潜在的“师德”败坏者,所以经常要屈辱地接受这条“红线”的“测量”。教育部的本意无疑是要提醒教师注意师德师风,但客观上却把老师推到了“道德审判”的聚光灯下,成了需要接受社会“审判”和“监督”的对象,教师的心在流血,教师的形象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已轰然坍塌。教育者要有高尚的师德,要有高大的道德形象。教育部要做的,是千方百计维护好教师的形象,提升教师的影响力,而不是把教师预设成“道德败坏者”来加以严防死守。现实中有个别教师有违师德、甚至违法犯罪,你就个别依法依规严肃处理。一个人生病,却把所有的人都当成病人,让大家都来吃药,这肯定不是一个合格医生的做派。而我们的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却经常在做着这样的事情,使社会上的其他人群误以为教师都生病了,而且还是道德生了毛病!

其次是学校和基层教育行政部门的软弱、无能助长了不正之风,伤害了教师的尊严。当学生和教师之间产生矛盾、产生纠纷,以学校的无原则的退让与妥协来求得息事宁人,已成了学校和当地教育行政部门的最“轻松”选择。这种退让、这种妥协,最终往往是以牺牲教师的权益、教师的尊严为代价。据中新网的报道可见,安徽中学生群殴老师的处理便是一例。中新网的报道不长,但有三处值得玩味,一处是:“因收发试卷不当与学生戴某某发生冲突,进而引发该班学生马某某等其他4名同学参与。”言下之意是马老师“收发试卷不当”引发了该事件。那么,“收发试卷不当”到底是个什么东东?另一处是:“经沟通协调,4月18日,参与冲突的戴某某、马某某、戴某三名学生向老师马某某当面道歉。4月21日,涉事的5名学生再次向老师马某某当面承认错误并赔礼道歉,老师马某某也进行了自我检讨并向学生道歉,双方互相达成谅解。”既然学生两次向老师承认错误并赔礼道歉,老师又为何向学生“道歉”?因自己“收发试卷不当”道歉?还是因让学生打了自己而道歉?再一处是:“根据调查情况,鉴于涉事学生均未成年,当地教育、公安部门已对涉事学生进行了批评教育,并责令其监护人加强教育管理;责令涉事教师马某某;责令事发地学校相关负责人停职检查。”当地教育、公安部门的处理更有意思,对肇事学生及家长轻描淡写地“进行了批评教育,并责令其监护人加强教育管理”,而对马老师则是气势汹汹地要求“写出深刻检查,由教育主管部门按规定程序处理”。从中新网报道看,事件的主要责任者并不是老师,但为什么最后处理时“受伤的总是我”呢?这种息事宁人、没有原则的处理方式,貌似“公平”、各打五十大板,其实已是对教师精神上的“二次施暴”。教师的尊严何在、脸面何在?更为严重的是,这种无原则的退让和妥协,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其中之一便是与“医闹”可以相提并论的“校闹”渐成气候。

再次是一些媒体及其从业人员为了抓人眼球而进行的片面报道,甚至是无节操的炒作,让全体教师为教师队伍中的个别害群之马背上了黑锅。一个违法乱纪的行为或者事件,一旦与“教师”两字挂上钩(诸如“禽兽教师”),便会立马演化为一场全民伐挞教师的“狂欢”。“黑教师”已成为某些媒体及及从业者赚人气的不二门道。比“黑师”更为令人心寒的是“仇师”。个别媒体及写手,面对教育界发生的极端不幸事件(如“杀师案”),竟能头头是道地谈受害人如何如何不对、如何如何有责任,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是登峰造极的“冷酷”,以及深入骨髓的对教师的“仇恨”,看了能让人倒抽冷气。这种不负责任的报道和炒作,对教师的整体形象的影响是不容小视的。韩寒曾在一篇文章中写过:“以前,教师在人心目中是崇高的,而现在,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对教师行业任意指责,为什么现在老师的地位越来越低,或许也正是因为所有的人都可以对教育说三道四。”我们且不论教师的地位的高低,但“所有的人都可以对教育说三道四”却是不争的事实。那些对教师拳脚相加的“未成年人”的戾气,何尝不是在这些“成年人”的“说三道四”中滋长而成呢?

学生群殴老师是可怕的,但比群殴更可怕的是对教师的“精神群殴”。这种“精神群殴”之所以可怕,是因这种精神群殴之下,受伤的绝不只有老师,更有整个社会,其中也包括参与群殴的这些学生。

要回归尊师的传统、弘扬重教的风气,就请停止对教师的“精神群殴”。要知道,目前教育的困境,及由此而带来的种种问题,根源在于我们的社会出现了问题;也即问题在教育,病根在社会。简单地把责任归因于学校和教师,不是无知,便是不负责任。李政涛教授曾提醒我们思考:“在对教育品头论足、说三道四之余,可以为今天的学校教育做些什么?能够为备受煎熬的教师做些什么?社会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需要作出什么样的改变,才能让教育更完善、教师更幸福——享受只有教师才能享受到的职业尊严和幸福?”(《社会需要为教育做些什么?》)

不要再在精神上群殴老师了!这是教育对社会的期盼!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