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从《说文解字》法律词语管窥大型语文辞书编纂之得失  

2016-12-20 19:35:50|  分类: 语言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李清桓 李晓宇 

 

摘 要:《说文解字》法律词语及其释义对今之大型语文辞书编纂具有以下重要的参照价值:一是提高辞书释义的准确性;二是助于辞书释义揭示词语的理据;三是提示辞书收词立目应当注意平衡性与系统性。

关键词:说文解字;法律词语;辞书;词汇空缺

 

许慎的《说文解字》(简称《说文》)是我国第一部字(词)典,虽然依今之辞书编纂法则观之,未尽精当,但在许多方面依然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与参考价值。本文从法律词语视阀下,例举《说文》所包含的法律语域词语(简称法律词语)与许慎的释义,而管窥大型语文辞书的编纂得失。

一、从《说文解字》法律词语看辞书释义的准确性

释义准确是编纂辞书的核心,亦是衡量辞书质量之最重要标准。辞书的释义包括义项的概括与析取、义项的排列顺序、书证与义项的切合等方面。若有一个方面未能处理好,均能降低辞书编纂的质量。下面择取《说文》几个法律词语及其释义,以观辞书释义的准确性。

《说文·言部》:“謈,大呼自勉也。从言,暴省声。”“勉”为后人所误,当为“冤”。段玉裁改“勉”为“冤”,“冤各本作勉,今依《广韵》正。按自冤者,自称己冤枉也”[1]99。《汉语大词典》释单词“謈”为“痛极而叫喊”[2]6664,《汉语大字典》则释为“因痛而叫喊”[3]4005。三者相较,《说文》释义为优。因为《说文》中的“大呼自冤”隐含了“謈”的法律语义元素,即疑犯在严刑拷打之下喊冤叫屈,故“謈”是与刑讯有关的法律词语。反之《汉语大词典》、《汉语大字典》的释义缺失相关法律语境的元素,因为“痛极而叫喊”“因痛而叫喊”之“叫喊”也许是在非法律语境遭受痛苦而发出的“哎哟”叫声,故两者释义过泛。不过,《汉语大词典》和《汉语大字典》首书证皆为:《汉书·东方朔传》:“上令倡监榜舍人,舍人不胜痛,呼謈。”颜师古注:“谓痛切而叫呼也。”此虽弥补了释义不周全、不精确之处,同时于中亦看出,两者皆本颜师古的注,但是作为今天权威的字典辞书,义项的概括应当精确,不能仿随文释义之类古注失之宽泛。

《说文·辛部》:“辞,讼也。从,犹理辠(罪)也。理也。”“辞”是动词“诉讼”义,为法律词语,因为许慎从构形角度阐释了“辭”的字素所包含的法律意义,许慎虽然未分析字素“辛”所反映的法律意义,其实“辛”形也蕴含法律语域意义,详细论证可参拙文《〈说文解字〉元语言与古代法律文化》[4]143。《汉语大词典》与《汉语大字典》皆列名词意义为首义项,意义分别是“诉讼的供词”[2]6718和“讼词”[3]4043。但是首书证不同:《汉语大字典》以《说文》本条为首书证。《汉语大词典》以“《书·吕刑》:‘上下比罪,无僭乱辞。’孔颖达疏:‘辞,讼也。’”为首书证。若依《说文》,“辞”当为动词“诉讼”义。其理由如下:其一,从《说文》本身可证,这是内证法,此为最重要的方法。从许慎析字所用训诂元语言“理辠”可知是动词语义结构;另外许慎以“讼”释“辞”,同时以“争”释“讼”,《说文·言部》:“讼,争也。”另《汉语大词典》与《汉语大字典》皆以动词“争论”为“讼”的首义项,“争”是动词,故可推出“辞”为动词。其二,文献有“辞”作动词“诉讼”的用例,此为旁证法,如:《群经平议·春秋平议三》:“王使詹桓伯辞於晋。”(俞)樾谨按:“辞,犹讼也。古谓讼为辞讼。”[5]436清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颐部》:“辞,纷争辩讼谓之辞。”清徐灏《说文解字注笺·辛部》:“辞,凡有说告于人者谓之辞。”由此观之,《汉语大字典》“辞”的首义项“讼词”为名词,但以《说文》本条释义为书证,由于“辞”为动词“诉讼”义,故《汉语大字典》首义项的词类与书证的词类不一致,不妥。《汉语大词典》“辞”的首义项的词类与书证的词类相同,皆为名词,于此方面《汉语大词典》优于《汉语大字典》。不过查《汉语大字典》和《汉语大词典》两者对“辞”的释义,皆未析取动词“诉讼”义,当补。

《说文·言部》:“诇,知处告言之。从言,冋声。”“知处告言之”即把探知的处所、内容等密告给有关方面。故“诇”可分为二义,一是探知、侦查;一是告发。《汉语大字典》也是分为两个意义,但列在一个义项内,即“密告;侦查,探听”[3]3954。《汉语大词典》只列“侦查”义,未列“告发”义[2]6550。“侦查”与“密告”皆为法律语域意义。“诇”的告发意义,文献罕见用例,主要在字书韵书中保存:《急就篇·第四章》:“乏兴猥逮诇讂求。”唐颜师古注:“诇,谓知处密告之。”《集韵·迥韵》:“诇,知处告言之。”文献用例较多的是“侦查、刺探”义,如《史记·淮南衡山列传》:“淮南王有女陵,慧,有口辩。王爱陵,常多予金钱,为中诇长安,约结上左右。”裴骃集解引徐广曰:“诇,伺候采察之名也。”司马贞索隐引孟康曰:“诇音侦。西方人以反间为侦。”由上可知,《汉语大词典》遗漏了“诇”的“告发”意义,未能全面归纳“诇”的义项,《汉语大字典》则离析义项时不够大胆。

二、从《说文解字》法律词语看辞书释义理据的阐释

词的理据包括词产生、词义发展等缘由与动因。许慎常用形训、声训和揭橥词所潜隐的文化元素等方法来阐释词的理据。揭示词的理据,不但使读者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因此获得较多相关知识,知道词义形成的原因和动力,容易理解和牢记词的意义。当然,读者循之,也可判断释义是否准确;否则,辞书释义缺失理据与义项源流引申关系的解说,读者难以理解,甚至造成误解,从而降低辞书质量。当今辞书在释义时阐释词的理据做得还不够多和准确,下面以“当(當)”为例说明。《说文·田部》:“当,田相值也。从田,尚声。”段玉裁注:“值者,持也,田与田相持也。”[1]697即田地与田地相互依靠、对着。笔者认为,“当”的本义并非“田地的依靠、对着”,应该是田地之价值相等,再引申地位、事物的对等、相对,即许慎所解构的“从田,尚声”提示了“当”的理据,只是未能详尽阐释罢了,同时段玉裁之注释不妥,其理由如下。

其一,形符“田”和声符“尚”的组合显示了“当”的理据,“尚”有“崇尚”义,这是古人重视土地、崇尚土地文化的折射,物的价值以田地价值为衡量的标准。

其二,段玉裁以“值”通“持”,解“当”之本义,不妥,因为训诂学慎言假借,否则主观性太强。

其三,文献保存“当”的“价值”义。《广雅·释诂三》:“当,直也。”《广韵·唐韵》:“当,值也。”又今之“当铺”“以物当钱”也是基于“当”的“值”义。“当”的本义并非法律语域意义(本文所归纳的法律语域词语包含两个部分,一是本义为法律语域意义的词语,二是本义虽然非法律语域意义,但是引申义有法律语域意义的词语),但是“当”的引申义有法律语域意义:若罪行与法律所规定的处罚条款相同,即可依法判处相应的惩罚,故“当”可引申法律意义——判决,判处。《说文》即有此种用例。《说文》:“报,当罪人也。”“当罪人”即判决罪人。《汉语大词典》、《汉语大字典》皆析出了“当”之“判决”义,两者所举的首书证分别是:《史记·蒙恬列传》:“高有大罪,秦王令蒙毅法治之。毅不敢阿法,当高罪死,除其宦籍。”《字汇·田部》:“断罪曰当,言使罪法相当。”《汉语大词典》为了溯源,所以首书证举《史记》;《汉语大字典》为揭示词义形成的动因,故首书证举《字汇》,但是第二书证[3]2546也是举《史记》,《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廷尉奏当,一人犯跸,当罚金。”虽然两辞书皆析出了“判决”义,但是所列“当”的第1个义项不同:《汉语大词典》“当一”的第一个义项为“对等,相当”;《汉语大字典》“当dāng”的第一个义项是“对着;向着”。显而易见,从《汉语大词典》所析的义项“对等,相当”可以较为清楚看出“判决”意义产生的逻辑或规律;《汉语大字典》把“对着;向着”列为第一个义项(把“对等;相等于”列为第二个义项),则与“判决”意义距离较远,不易看出两者之间的关系,这是因未能正确分析出“当”的本义理据所致。但是《汉语大字典》为了弥补这一不足,故举《字汇》的“断罪曰当,言使罪法相当”为“判决”义项下的第一书证,显示了“判决”产生的理据。

综言之,《汉语大字典》未能正确析出“当”的本义理据,《汉语大词典》则未揭示“当”的引申义“判决”的渊源。故“当”的第一个义项应为《汉语大词典》所列,“判决”义项下的首书证当为《汉语大字典》所列,这样既能显示“当”之本义的理据,也能看清引申义“判决”形成的渊源。

三、从《说文解字》法律词语看辞书的收词立目的平衡性与系统性

辞书收词立目的平衡性与系统性指的是辞书编纂时候应完备地收录文献已出现的词语,同时更不能遗漏那些相反、相对、相关的词语(涉及词汇空缺理论),否则既失系列词的完整性,又未体现词典编纂收词立目的平衡性与系统性,影响辞书编纂质量。词汇的空缺是任何语言皆有的现象,空缺的词语随着语言自身发展变化、社会的发展、认知的深入、交际的需要等有可能产生而得以填补,如果所空缺的词语已经产生且使用频率高,辞书应当收录。下面以《说文》“曹”为例来看《汉语大词典》收词立目情况。《说文·曰部》:“曹,狱之两曹也。在廷东。从,治事者;从曰。”“两曹”是诉讼的双方,包括“原告”和“被告”,即当时未用两个词语明确区分。段玉裁于“曹”字下注曰:“两曹,今俗谓原告、被告也。……一作‘两遭’。”[1]203即“两曹”古代也称“两遭”,同时也称“两造”。《尚书·吕刑》:“两造具备,师听五辞。”汉代孔安国传:“两,谓囚、证;造,至也。两至具备,则众狱官共听其入五刑之辞。”[6]545“遭”是“曹”的借字,但是“造”并不是“曹”的借字。虽然从语音上看,“曹”的上古音为从母幽部,“造”的上古音为清母幽部,两者音近,但是不能认为是通假字,也不能认为是同源字,两者乃命名的理据不同,或者语源意义不同,当为同义词,即词汇意义相同。“曹”的语义强调原告与被告诉讼之时所处的位置,即在“廷东”。“造”的语义强调诉讼双方应该同时到场。“两曹”“两遭”“两造”皆是原告和被告的合称,“两曹”“两造”在《汉语大词典》中立目,但是“两遭”未立目,当补。

“原告”与“被告”的对称较晚,先是“原告”产生,秦时称为“辞者”,“《法律答问》有‘辞者廷辞’,所谓‘辞者’就是提起诉讼的人”[7]174。在唐代提起诉讼的人,称为“诉人”,唐李复言《续玄怪录·张质》:“又曰:‘案牍分明,诉人不远。府命追勘,仍敢诋欺!’取枷枷之。质又曰:‘诉人既近,请与相见。’”元代已见“原告”一词,元代高文秀《黑旋风·第三折》:“孔目云:‘大人,我是原告。’白衙内云:‘我这衙门里则枷原告。’”其实,在元代“原告”与“原告人”同时并存,如全元杂剧之无名氏《海门张仲村乐堂·第三折》:“向前来扯住他,这公事怎干罢?把你上梁不正相公拿,原告人一步一棍子打。”即“原告”与“原告人”意义相同,后简称为“原告”。“被告”最初的法律意义是“被告发”,句法结构为介词(被)+动词(告),未词汇化为词,唐代刘肃《大唐新语·公直》:“夏官侍郎姚崇对曰:‘自垂拱已后,被告身死破家者,皆枉酷自诬而死,告事者特以为功。’”此“被告”是“被告发”义,还未演变为词。“被告”词汇化为词,也在元代,元代关汉卿《窦娥冤·第二折》:“那个是原告?那个是被告?从实说来。”另外“被告人”与“被告”皆在元代出现,语义相同,如全元杂剧之无名氏《神奴儿大闹开封府·第四折》:“他去那原告人十分觑问,眼见的那被告人九分关亲。”以上诸词,在《汉语大词典》立目的有“被告”“被告人”“原告”“诉人”;《汉语大词典》未立目的词是“辞者”、“原告人”等词,当补。“被告人”与“原告人”是两个对称词,在元代未空缺任何一个,《汉语大词典》只收“被告人”,不收“原告人”,不妥。

参考文献

[1]段玉裁.说文解字注[M].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2]罗竹风.汉语大词典(缩印本)[K].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

[3]汉语大字典编纂委员会.汉语大字典[K].辞书出版社,1990.

[4]李清桓.《说文解字》元语言与古代法律文化[J].广西社科,2013(2).

[5]俞樾.诸子平议[M]//续修四库全书.上海古籍出版,2001.

[6]李学勤.十三经注疏/尚书正义[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7]张晋藩.中国法制通史:第二卷[M].法律出版社,1998.

★本文为海南省社科博士点建设课题项目:“《说文解字》法律语域词语与中国古代法律文化”(课题号HNSK(B)12-3)。

★作者李清桓为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晓宇为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硕士研究生。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