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学”字探源  

2016-05-27 21:03:32|  分类: 语言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学习的革命》出版以来,有关学习的论述涉及许多领域。那么,学习是什么?一般词典的定义是:“从阅读、听讲、研究、实践中获得知识或技能。”但汉字“学”另有其说。《说文解字》的定义是:“斅,觉悟也。从教。从冖。冖,尚矇也。臼声。學,篆文,斅省。胡觉切。”意思说:“斅,觉悟。由教、由冖会意。冖表示还处于蒙昧状态。臼表声。學是篆文,是斅字的省略。”[1]这个定义强调学习是觉悟,是从蒙昧状态中解放出来。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学”是教(繁体为敎)与冖的合成,也就是说教与学是一体的。今天我们常说的教学相长,这个观念其实就储存在“斅”字里。“斅”的发音为胡觉切,是声母为胡,韵母为觉的合成(古代没有拼音,用两字拼合快读而成),转为现代汉语拼音便是“xiào”。“xiào”即“效”,学习是一种效法。“xiào”是“xué”(学)和“jiāo”(教)的合体,因此,“斅”的发音也证明了“斅”是“学”与“教”的统一。

近、现代文字学家在许慎研究的基本上,根据更古老的文字形态(甲骨文)对“学”字作出进一步的分析。专家们认为,古代“教”与“学”就是一个字,肯定了许慎的看法(见林义光、马叙伦、杨树达的研究)。叶玉森从“学”的结构出发,认为:“覺字从學,學字从敎,敎字从?,?字从爻。因声义转相生也。”这表明“學”的最小单位是“爻”。徐中舒说:“斅当从爻取义兼声。《说文》:‘爻,交也。’教与学乃思想之交流,故教从?,?从爻,爻亦效也,放(仿)也。”清代汉字学大家段玉材说:“教字学字皆以?会意,教者与人可以放(仿)也,学者,放而像之。”(《说文解字注》)在文字学家看来,“學”的最小单位“爻”,不仅是“斅”的发音来由,而且是“斅”的意义所在,即交流和效法。

除了“爻”,“學”的其他部件也有其特殊意义。李效定认为,学为最早形声字,从臼,以示学习。高鸿缙认为:“斅乃晚出之教字,古亦作?,从攴爻声。至于学字,古无从攴者,学应从臼,有模仿意。从字,有孳生意。模仿而孳生,由不知而知,由不能而能,是即学也。”(《中国字例五篇》)以上诸说,构成了“學”字的主要意蕴。[2]

通过“學”的古文字分析,我们至少可以获得五个方面的信息:

(1)“学”与“教”的统一。大凡谈论学习必然涉及教育,两者是镜像关系。在校学习即学校教育,学习就是接受教育,这是“学”、“教”统一的第一层含义。其次,即使是教师上课,也在教学过程中不断充实提高,尤其是通过学生的作业、论文、课堂问答和讨论而获得种种启发和教益,这便是上面所说的“教学相长”。其三,自学是以自己为师,人的一生中绝大多数时间的学习是自学性质的。学习从根本上讲都是自学的结果,老师只是指导、点拔而已(特别是研究生阶段,导师基本上不教了,完全靠自己琢磨、研究)。人生所经历的种种际遇都是一种自我教育,挫折、教训为其师。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是能者为师的最初版本。善于学习者,不耻下问,善于寻找拜师的各种机会。

(2)“学”的最小构件为“爻”,“爻”为交。学习伴随着交流,包括同学、学员之间的交流,与老师的交流。这种交流不仅是学习内容方面的,也是感情和友谊方面的。今天盛行的同学会就是这个“爻”的产物(许多学员参加MBA,MPA班的学习,除了专业需要,其更为重要的动机在于结交朋友)。“爻”为卦爻,本义是变化。[3]学习意味着知识结构的变化、心理结构的变化,乃至能力和行为方式的变化。以“爻”为声符的字,除了“学”和“教”,还有“肴”。“肴”是爻和肉(月)会意而成。“肴”从爻,喻示着烹饪之术,为菜肴之间的交合,即配菜调味。就学习而言,“爻”之交合,为人格诸要素(情、志、意)的合理组合(有着良好组合的人格要素,是谓“调味”到位,而有“品味”),是通过学习达到心理的健康成长。总之学习有人格诸要素配伍得当,社会行为和谐通达之“效”。

(3)许慎认为,“學”的声符为“臼”(即“學”的上部左右两侧形符的合体,中间是“爻”)。汉字中声符往往含有该字的本质含义。“臼”是古代舂米的木臼或石臼(《说文》:“臼,舂也。古者掘地为臼,其后穿木石。”)谷物脱粒后,要去其壳,磨其精,方能可口。这是粮食的加工过程(而“肴”是肉食的配制过程)。“臼”在“學”字里,就是指人的知识、能力的加工制造过程。在此过程中,石杵用于舂米,“臼”为容器,起规范作用。故高鸿缙说,“学应从臼,有模仿意。”汉语“窠臼”一词指现有的规范、格式和套路,也有模仿的意思。“窠”本义指鸟兽巢穴,“臼”也是在容器意义上讲的(许慎说:“古者掘地为臼”,此臼如同地穴)。因此,从原型角度看,“臼”与穴居意象通。“臼”的声符字“旧”,繁体作“舊”。《说文》:“舊,?舊,舊留也。从萑,臼声。舊或从鸟,休声。”“舊”为猫头鸟,从萑,臼声,有写作“鸺”。许慎说,“舊”是?舊,?从氐,为抵达、滞留义,而舊又为舊留,其异体为“鸺”(从休,停留休息)。“舊”居而程序化,故“舊”有新旧之旧的含义。“舊”的这一含义也就是“窠臼”之“臼”的含义。这里“臼”是规范,也是传统。学习在很大意义上是习得文化的规范和传统。“臼”的另一个声符字是“舅”。在母系社会,“舅”的地位高于父亲,在家族中极有权威。这种权威就是来自“臼”的规范(学校之“校”即指规范,其本义是木枷)。“臼”之“舅”义意味着学习是权威的获得、传统的继承,学习成了身份、力量的象征。

(4)“学”从“字”,高鸿缙认为是模仿而孳生的意思。“字”的本义是生育(所谓“待字闺中”),子是婴儿,新生儿,是生命的象征。而生育和出生象征着生命和创造。这表明,学习如同人的生命,从出生到成长,在不断发展。在这过程中,又不断地激发人的创造力来推动人生。这学习最为根本的方面。学习的意义不仅仅是继承传统,更重要的是通过继承而达到创造。因此,“学”从字或从子,蕴含着一个真正的学习者应象婴幼儿一样充满生机、充满童稚,清纯无邪地面对生活和知识,发挥潜能,积极进取。

(5)与“學”的上部构件相同(兼声符同)的字也暗示了“學”的原型意义,如“觉”(覺)、“鷽”。“觉”是觉醒、觉悟,是明白、知晓的意思;“鷽”是一种鸟,《说文》:“鷽,雗鷽,山鹊,知来事鸟也。从鸟,学省声。”“鷽”之学省声是指“鷽”的声符为学,省去学字中的子。既然“学”为其声符,那么“鷽”的本质就与“学”相关。这就是知道未来的预测能力。通常讲学习是博古通今,其实学习还有一个根本的功能就是对未来的把握。所谓以史为鉴,是为了应对现实和未来。而预测未来本质上是一种决策行为,所以,学习与规划、决策有内在的联系。这表明规划、决策本身也是个学习的过程。

[1]汤可敬:说文解字今释,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452页

[2]李圃主编:古文字诂林,第3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716-719页

[3][瑞典]高本汉:汉文典,潘悟云译,上海辞书出版社1997年版,第516页。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