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领导的语言理据  

2016-05-31 20:18:56|  分类: 语言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摘要〗基于当代哲学语言真理观(语言文字本身包含着事物的真理),本文分别从汉字“领”和“导”的语源出发,探讨其中蕴含的领导观念。通过字象分析,笔者认为领的本义(脖子)反映了《周易·乾》“群龙无首”的思想,即无为而治;而通过声符“令”的分析,发现领导的系列功能和领导者的应有品质。至于“导”字,其同源字即“道”,由此引出老子的国家治理思想。总之,汉字语源中的领导观念与《周易》、《老子》的领导观念是一脉相承的。

关键词:领 令 道 由

什么是领导,通常的解释是,“带领并引导朝一定方向前进;担任领导的人。”[1]传统管理理论认为,领导是组织赋予一个人的职位和权力,以率领部属实现组织的目标。而行为科学家认为,领导是一种行为和影响力,这种行为和影响力可以引导和激励人们去实现组织的目标。[2]这些观念型的解释大多基于特定的理论。本文不打算探究这些理论,而另辟蹊径,从语言角度探讨领导的内涵和本质。

(一)

汉语中的“领导”系“领”和“导”两字的复合,欲探究“领导”本源,须深入其字源关系,对此,我们先从“领”字着手。

《说文解字》(下文简称《说文》):“领,项也。”原来领的本义为颈(脖子)。但是脖子与领导有什么相干?一般认为“头”的喻象与领导有内在联系,为什么汉字中偏偏以脖子作为领导的隐喻呢?这得深入“领”的结构中,细究其形、音、义组合。作为形声字,“领”由形符“页”和声符“令”组成,据当代语源义的研究,声符绝非单纯的别义符号,本身带有信息,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声中义更具主导性、更富象征意味。下面,我们就从“令”字出发,分析其隐藏着的领导内涵,并通过其同声字族放大这一内涵。

令,《说文》:“发号也。”甲骨文的形态,上像倒口之形,下是跪着的人形,从口在人上,意为口发号令,人跽伏而听之。本义指命令。[3]在“令”字中,“口”又占了主导地位。这是统治者的口,领导者的口,象征着发号施令、指挥号召。与此相关的还有“命”字,命,《说文》:“使也,从口从令。”或谓“诸彝器令、命通用,盖本同字。”(林义光《文源》)“命”之增口,加强其号令的权威性。“君”从口从尹。“尹,治也。从又丿,握事者也。”(《说文》)尹本为治事之官,像以手执笔之形。君乃执笔动口之辈,古代当属僧侣贵族或国王。另外“司”从手从口,《说文》:“臣司事于外者,从反后”,此系主管某个部门的官吏。总之,“令”之从口指身居高位者,可以使唤下者,能够控制局面。也就是说,“令”有一种以静(口之号令)制动(行为者、实施者)的态势。

既然“令”有制动或控制力,那么在“领”字中,这种能力系指脖子对脑袋的支撑、支配作用。这意味着在汉字的领导观念中,“头”并非实质性领导,脖子倒是更重要,它决定着“头”的取向。脖子的这种枢纽特征最后构成“领”的系列引伸义(衣领、带领、治理)。

“领”字的这一独特观念可见于中医和《周易》中的认知模式。中医视人体最要者为“心”(思之官)而非大脑(脑为髓之海)。从身体位序上看,首最高,心次之;而从生理心理功能上讲,心为上,头次之。《周易》八卦六爻的位序也有类似的观念。在六爻关系中,若以时间计,初爻反映了事物的潜藏或萌芽阶段,二爻为启动变化阶段,三爻为初步发展,,四爻为较大的发展,五爻为成功阶段,上爻(六爻)为事物发展到了尽头,防止物极必反。若以人体尺度论,初爻为足,二爻为腿,三爻为腰,四爻为腹、五爻为胸(心、肺),上爻为头。其中脖子可归为五爻[4]。根据《周易》逻辑,五爻系全卦的核心,五爻为阳爻时,为得位,谓九五之尊,即帝位。六爻中五爻最吉。以今日企业科层结构论,初爻为员工,二爻为班组长,三爻为部门经理(或车间主任),四爻为副总经理(或厂级干部),五爻为总经理(或厂长书记),六爻为董事会(或顾问)。在当今国家政体构成中,议会内阁制政体总统位于上爻,为国家元首,但无实权,为礼仪性的角色;而内阁总理位于五爻,大权在握;总统制国家上爻为国会(上、下院或参众两院),五爻为总统。总之,无论是企业科层,还是国家政体,五爻最为关键,是行政部门、领导层,而董事会、国会为决策部门。

显然,“领”体现了领导的核心地位、支配作用。另方面“令”声字族所蕴含的语源义也折射出“领”的隐义,并由此显示汉字领导观的某些特征。且看令声字族:邻(古代的居民组织,五家为一邻)、翎(鸟翅和尾部的长羽)、囹(牢狱)、冷(寒)、铃(打击乐器)、岭(山道、山坡)、龄(年龄、年数)、伶(古乐官名)、泠(清凉;清澈)、聆(细听)、笭(遮盖车厢的竹帘)、刢(刢利,快人)、彾(独行)、砱(石孔敞亮;石声)、軨(车厢前侧的木格栏)、瓴(盛水的瓶子)、玲(玉声;明亮或美好的样子)舲(有窗的小船)、狑(良犬名)、駖(马众声)、鸰(鶺鸰,一种体形纤细、尾特长的乌)、蛉(蜻蜒)、姈(女子聪敏伶俐)、紷(精细染练过的丝或布)、拎(提)等。

从令声字系列中可以看到其语源义基本取向:首先是聚义,如邻(居民的聚集方式)、囹(拘聚囚犯处)、拎(手提,五指聚力提物)、冷(寒凝之气或寒之凝聚)、駖(马之聚合)、瓴(聚水之器)、聆(凝神倾听)、紷(精工印染,工序叠加之聚合);其次为美好义,在“令”字诸义项中即有“美好,善”义,相应的形声字为伶(乐官提供美感)、铃(乐器提供美感)、姈(女之美姿)、狑(犬之美者)、玲(美玉);其三为明亮义,如泠(水之清亮明澈)、砱(石孔透光明亮)、刢(快人快语,心地敞亮)、玲(玉声明亮);其四为分隔义,如舲(船舱之围合空间)、軨(车前的隔栏)、笭(车厢的隔栏)、彾(独行即与他人无涉,以空旷为隔);其五为细长义,如蛉(蜻蜒之灵巧细长)、鸰(身细尾长)、岭(山路之长者)、龄(生命流程如旅途之漫长)、翎(羽毛之长)。

“令”本为发号施令的统治者,这是其显义,而其隐义却以声符形式渗透到众形符关系中。现在我们将上面所搜寻、提炼出的五大主要隐义返回其本义,两相对照,便可获得“令”,亦即领导关系的基本特征:领导乃组织的精华(核心),有团结、聚集作用,此为聚义;领导是引路人,如同黑夜中的火把,令盲目者行动有了方向,也使组织成员目标明确,此谓明亮;领导于组织的发展有如汽车之发动机、人体之心脏不可或缺,所谓干军易得,一将难求,组织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归结于领导人的才智,故令有美义(令人赞誉);领导,尤其是古代君主地位特殊,与臣民或下属保持一定距离(分隔),自称寡人(“寡”即屋檐下一人独居貌,与“彾”义通),其分隔地或谓“紫禁城”,遂有分隔义;领导或统治者往往有战略眼光,能顾及事物的长远发展,此谓长义。

由此可见,“领”的根本在“令”:一方面“令”的统治、支配义显示出“领”的独特观念,另方面“令”的声符隐义揭示了领导的基本特征,其中最明显的特征便是领导的聚集义。

在英语中,“领”即neck(脖子),而neck的词源为nut(硬核),想必脖子有如果实的硬核,是关键性因素,处于核心地位。neck的这一意象,同样体现在collar(衣领,源自拉丁语collum,本义为nect)上。collar作动词时有“抓住”义,是控制因素。另方面,nut密度较大(硬),如同太阳系中的太阳,不仅位居中心,而且其质量占整个太阳系质量的十分之九以上。密度大,质量集中,在天文学中,这意味着有强大的引力源,促使游离的物质环绕其运行,形成一个行星体系。而在社会领域,密度大,质量集中则意味着有一个精力充沛、极富魅力的铁腕人物统摄周边的人和事。显然这是一种典型的权威领导。

英语的相关语源提示我们,“领”及其声符“令”的基本语象在于聚集(团结、带领属下),在于因聚集作用而形成的巨大能量,这种能量有光的形态(照耀、引导,令之明义),也有热的形态(温暖、关怀),让人亲近、赞美(令之美义)……显然,中西语源在此汇合了。

(二)

关于“导”字,繁体作“導”,从道从寸。由于“导”之声符为“道”,故“道”为“导”之根本。事实上“道”从首,始也,表示行走中的带头人,即引道人。故“道”为“導”的本字,本义为引导。[5]因此,通过“道”字即可“达诂”“导”字。

从“导”的本字(道)出发,我们可以追溯其本原,即中国领导概念的语源原型。作为领导的语源原型,和其他文化原型一样,都有丰富的表现形态,而这须从“道”的词族关系中寻找。在词族关系中,“道”各种由其原型而来的彼此相关的象征意义构成了“道”(导)的隐性义蕴。由于“道”的概念在中国文化中的特殊地位,“道”的隐性义蕴着助于深刻领会中国政治哲学的思想基础。

据研究,“道”的词族为:道(其古音为定纽幽部,下面简称定幽);導(定幽);迪(定觉);由(余幽),牖(余幽),袖,岫(邪幽),抽(透幽),秀(心幽),诱(余幽)等。[6]这些字与“道”(导)同源,分别拥有或形成特定的涵义,但其意义原型依然可以归为“道”(导),并且通过其喻义投射出汉字领导观念的基本内容。

道,基本义为大路,引伸为“事理”;作为动词本指引导,引伸出“疏导”、“教导”等义;作为介词表示经由,后区别作“导”。道为大路(道),从象征意义上讲,“大道被看作一条笔直的,不会使人迷失造成延误的路。”[7]在宗教传统中,大道通向神灵,是神圣伟大的。在氏族社会,部落酋长拥有大道的神圣,而这直接导致国家社会中君权神授的观念。大道可以视之为从无序(荒山野林、昏暗混乱)中开拓出来的有序世界。现代领导观念中的大道是引导组织走向成功的思想方法(way)。在政党国家层面上表现为党纲、宪法和政策;在通常意义上可理解为组织的决策和规划;在公司管理上到体现为企业文化、企业价值观。

迪是道的行者形态,是道的原型的第二个表现形态。《说文解字》:“迪,道也。”段注:道兼道路、引导二训。《方言》:‘由、迪,正也。’迪,道叠韵。”《尔雅·释诂下》:“迪,进也。”此谓以道而进。迪,从由,有产生、发生义,由此引伸为启迪,即打开心灵之门。启迪(enlightenmemt)如同闪电之阴阳交合而催生新物。于是道的原型转换成神启之光(神的本字为申,甲骨文为闪电之形),这神启之光点燃心灵的智慧。在组织中,启迪成了激励模式,这是一种激发成员潜能,发挥个体创造力的新型激励模式。由道的原型转换成的神启激励如同信徒对神的信仰,完全是内化了的组织价值观的个人表现,是从自身内驱力出发的自觉行为。因此,道的原型通过“迪”字揭示了本源意义上的领导观:无需面面俱到,但求四两拨千斤,发挥员工积极性,将领导的意图和要素融入每个人的心:人人是领导,是组织命运的主宰者。

道的原型的第三个表现形态为“由”。由,经由。《广韵》:“由,经也”《论语·为政》:“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由还有途径、遵从义。经由和途径有交通连接义。在“由”的领导理念中,不存在至高无上的君主,而是相互关系。领导不是高居人上的实体,更像是组织要素的粘合剂,组织发展的催化剂(诱导)。由的“遵从”义系遵从道的法则。换言之,“由”的领导功能实质上起着媒介作用,亦即作为组织的媒介而存在的。这种媒介如同空气,清风沐浴不为人察,不为人知,但如果没有空气,人和动植物就无法生存。同样“由”型领导从来不张扬,不突出自己的地位,却无时不断地影响着组织的生存;在日常工作中,他们是传达各种信息的载体(如同空气之于声音)。“由”型领导又如水体,在大海的深处孕育生命(大海即充满未知的危险之境,孕育生命即创业),溶解各种有机、无机物(领导者善于包容不同人才,并把他们融入组织中去),并且有水一样的变通能力(因物赋形)。

牖和岫为道之原型第四种表现形态。牖,窗户。《说文解字》:“牖,穿壁以木为交窗也。”段注:“交窗者,以木横直为之,即今之窗也。在墙曰牖,在屋曰窗……牖所以通明,故假借为诱,《召南》:‘吉士诱之’,《大雅》:‘天之牖民’,传皆训曰‘道也’,道即导。”窗系沟通外部世界的通道,用以通明。以其领导特质观之,一者了解外界动向,以便内外交往;二者诱(牖)导组织成员,追随组织目标(窗之通明)。岫,“山穴也。”(《说文解字》)《尔雅·释山》:“山有穴为岫。”岫有孔洞义,是谓通透性。作为道的原型的表现形态,岫与牖都强调通达、通透,亦即沟通、对话。这是一种广义的沟通、对话。就牖而言,侧重其窗外之明,这是组织的交流、对话的平台(俗语有“打开窗户说亮话”,即有此意象)。就岫而言,山有穴,则见其灵,组织内处处有“余地”(机遇),人人游刃有余,组织方能充满生机、大显身手。

道的原型的第五个表现形态为“袖”。汉语中“领导”和“领袖”的语义基本一致,进而“导”和“袖”的语义也相近。《释名·释衣服》:“袖,由也,手所由出入也。”这表明,袖是手的出入口(袖口),亦具“引导”性。“袖”的本义是指衣袂之长于手、反屈至肘的部分。[8]袂端(手腕处)有袖,是古人的习惯服饰,意在御寒(相当于手套);或作礼节(以袖掩口、掩面);或作装饰。手藏于袖中为不露声色,至今尚有“袖手旁观”的成语。因此,“袖”领导意味在于引导、指示。这是一种身势语言,是介于口头明示与插手(动手)干涉、参与之间的行为,我们称之为“袖手”领导。口头明示(指令)是传统的领导方式,直接插手是粗暴的领导行为或执行者的行为。而“袖手”领导强调暗示,是意会式领导。这种领导方式往往营造出特殊的情境,让领导者和被领导者形成一种非指令的关系,一种“格式塔”的工作情境。

秀,禾类植物开花秀穗:《正字通》:“禾吐华也。”《广雅·释诂一》:“秀,出也。”作为道之原型的第六个表现形态,秀有表达、显示义。这一隐义在时下流行语中作“show”的中译(作秀、秀图),也音义两全。在道的领导观念中,秀是开花、呈现,开花(华)是精华透出,领导者是组织的精华(优秀);呈现即表达,代表组织的意愿。秀最根本的隐喻在于领导的生源性。花(秀)为植物的子宫,孕育出果实来。领导之为秀是组织成果的孕育、培养者。总之,在道的领导原型中,秀体现为生命、种子。[9]

抽,为抽引、引导;“诱,导也,引也。”(《广韵》)。两者都有引导义,与“导”、“迪”通。这显示出领导方式的“循循善诱”特征。这一特征也“道”的大道性。

通过对“道”(导)的词族分析,这些“音近义通”的词族在不同方面(自身的特质)显示出“道”(导)的领导原型。那些貌似不相干的词(字)在象征层面上都回到其本源,极大地丰富了“道”(导)的内涵。我们发现,这些由“道”的词族生成的内涵及其隐含的象征意义与中国传统哲学中的道不谋而合,也就是说,词族层面上的内涵与哲学层面上的观念相遇了。[10]老子的道,是无形无状的原始存在,“虚无无形谓之道,化育万物谓之德。”以其无当其用。总之,老子的领导观从道的基本特性——“无”出发:无名(不图虚名,不搞形式主义)、无知(大智若遇)、无私(没有偏见)、无欲(宁静谈泊,避免情绪化)、无为(顺其自然,不强求,不做作),构成独特的领导理念。无的领导理念强调引导、启迪和沟通,领导者(统治者)以柔取胜。

其实道的原型或本喻来自水,[11]老子在《道德经》中时常以水喻道,并以此引伸出统治(领导)原则。从水的特征出发,首先“水循道而流”,也就是顺从民意;大禹治水的隐喻其实也是治理国家和百姓,唯有疏通方能成功,否则百姓暴乱成了洪水泛滥。其次“水之就下”,百川归海,缘在海水谦卑,地位低下。老子认为,“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从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道德经》六十六章)其三“水性柔弱,屈而不争”,老子认为水随物呈形,不争而成,“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夫唯不争,故无尤。”(《道德经》八章)最后,“水无常形”,统治者要善于变通,适应形势(相当于今日的权变领导)。

总之,领导之道,最高境界是“无”。老子说“大音希声”(《道德经》四十一章),意谓具有伟大品质的音乐是无声的,好象某些现代派的钢琴演奏,在沉默中让人体会奥义。这种观点或表演貌似荒诞、玄虚,但透过表象可以看到其中的合理性。兹以影视音乐为例,“大音希声”得到绝妙的诠释。众所周知,一些优秀的影视音乐不是单纯的音乐,而往往“掩蔽”自身,起着催化情节、升华情感的作用,因为在那极其动人、微妙的剧情演绎中,观众几乎听不到背景音乐,完全沉浸在被音乐溶解了的情感世界中。在影视艺术中,这样的音乐才是伟大的音乐。在领导关系中,表示领导从来不引人注目,却处处引导组织的发展。

由此看来,领导的“无”的特征很大程度上为诱导、催化组织潜能之功。这如同盐之于水,无形无色,却有滋味。进一步说,领导如同食物中的盐,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盐本身没有什么营养价值,盐的作用在于调味,所谓“盐出五味”是指盐唤起了食物中的各种口味,使之鲜美无比。从领导角度讲,领导要善于开发员工的特性,调动众人的积极性,调配出五味俱全的人才大餐。

(三)

从上文的语源分析可以看出,“领”和“导”都强调引导和协调。“领”是间接领导(通过脖子来调控),避免出头露面,基本上是老子式的“无”;“导”即道,直接与老子之道相遇,亦即无为而治式的领导,是基于水的平静无争的领导。因此,汉字中的领导原型是道家式的,不声张、不逞强,润物细无声。同时,领导似水,不见其形而又无处不在、不可或缺。这种领导特质正影响着现代西方的领导理念。最近有两本关于领导的译著反映了这一趋势。

其一是《沉静领导》(LeadimgQuietly),作者提出领导有三种沉静美德:沉静,谦逊克制和执着。[12]这三种沉静美德与传统领导理论中领导的号召、带头作用大相庭径,但沉静更有魅力,更能引导员工实现组织的目标。谦逊为君子之风,虚怀若谷,如江海之卑下,众人归附,使组织同心同德,人气兴旺。而执着精神正是水的顽强、坚毅(水滴石穿)。“沉静领导”视一线员工是微循环,这表明在组织运作的血液循环的两大体系中,领导和员工都是水(血液)循环的组成部分,领导的作用在于实现并保持这一循环。因此“沉静领导”体现了水的特性,亦即领导之导(道)的属性。

其二是《情境领导者》(Thesituationleader)。这种领导理论认为领导者应针对被领导者个人或团队的情况而适当调整自己的行为,即以被领导者为中心。[13]这体现了水的至柔善屈的特性,也是道的虚无无形的特性。情境领导者有如太极推手,完全顺应对手的招式而化解矛盾和问题。以被领导者为中心也就是化解自己的有(领导角色)而消融在对象中(无)。这也就是《周易·乾卦》的领导观:“用九,见群龙无首,吉。”(出现一群巨龙,都不以首领自居)[14]无首的领导在孟子的政治哲学中体现为“君轻民贵”的思想。在组织中这种无首的领导方式大大调动了员工的积极性。无首领导在汉字的领导原型中洽好是“领”的本义,即关注脖子的调节、连接作用。

显然,沉静领导、情境领导都是道家式的无为领导,侧重于协调、引导而不是发号施令,并且与汉字“领”和“导”的语源吻合。当然在“领”字其声符原有君主权威义,随后很快分化成众多(领导特质的)引伸义,最终构成领导词素时为脖子义,脖子的间接领导、无首领导正是《周易》和老子所倡导的。从根本上讲,汉字中隐含的领导观念作为一种领导(统治)原型反映了中国文化的基本特征。作为字中原型,[15]“领”和“导”可以根据情境呈现随声符义而来的不同意义,这正是汉字领导观内涵的丰富和灵活所在。

总之,在汉字的领导原型中,我们对领导科学、领导行为有了更深的理解;汉字的领导原型也给我们提供丰富的启示。其中,声符“令”的系列抽象义体现出的领导的常规特征,而“导”的同源词反映了领导在哲学、宗教层面上的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