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  

2016-06-01 18:28:58|  分类: 语言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睛,汉字的最初形态为竖立的眼睛之形,所谓竖立,实际上是指睁眼观看状态,故而“目”,表示注视或注目。相反,一个横过来的眼睛(作“四”字形)则有闭目不看的意思,如“梦”(繁体作“夢”)字的中间部分就是一个睡眼。

我们经常看到商场装修时,其落地玻璃上画着一只圆睁的眼睛,意思说,“小心!别撞上了!”生物界有一种生物拟态现象,如猫头鹰蝴蝶(OwlButterfly),其下层两侧翅膀上,分别有一处像猫头鹰眼睛一样的图案,狠狠的“瞪”着企图扑食它的捕食者,起着威慑的作用。这些眼睛如同站岗放哨的卫兵,有警戒之效。

其实,“目”之所以发mu这个音,估计与“木”有一定的关联,即表示“目”像树木竖立、守候。在古人的想象思维中,树木之竖立,无论是独立,还是群立,都像挺立的哨兵。英语“vegetable”(植物),与汉语树木相似,表示“直”立状态。因此vegetable与警醒(wake)、守候(vigil)、活力(vigor)等同源。

“目”的这一特性,也反映在“臣”字。臣,为竖立的眼睛之形,其音义为“瞋”,本义为家臣、奴隶或管家。)臣相当于工头,有监督、看管职能。从奴隶、管家演化为国家官员、大臣,其职能依旧。臣之为家臣、家奴或仆人,其原型意义延续至今。今日的公务员或官员,说到底是国家机构的仆人,尽管我们的价值取向是促使其成为社会的仆人。但是“臣”的家臣情结(对上负责,对下蛮横),导致官场许多问题。

“目”与“木”的结合便是“相”。“相”从木,从目,会意眼在树上,表示查看,如同后世的瞭望塔。故而“相”是专注的看,有目的的看,如相亲、相面。沪语中的“白相”也是一种看,从字面意义上讲,是“白”看,据说是用眼白看。

眼白看人当然不礼貌,即使天生眼白多的,给人的感觉也不舒服(三白眼、四白眼的都是针对这类人的贬称)。但是眼白看物就不同了,那是不经意的看,是闲游自在的看,是逛街游览的看(有时又叫“看野眼”)。如此,就有了“白相”一说。

“相”既是看的动作,也是看的结果——看到具体的物体或事物,故有面相、长相、吃相、真相、皮相之说。这个“相”成为视觉对象,成为一般意义上的东西。

“相”的世界与眼睛、视觉相辅相成。眼睛,向来被看做是最重要的感觉器官,人的感官信息的70%以上来自视觉。但是,人眼的视觉功能,及其所见的世界(相)不是现成的,或一成不变的,而是不断的适应环境,逐步发展过来的。

当人类走出森林,来都宽阔的草原,眼界大开。其间经历着从原人、直立人到智人的漫长的进化历程。人的直立行为为其打开了一个立体空间,形成了上下左右前后的空间意识(六合观念由此而生)。这种空间意识与人的狩猎行为密切相关——在狩猎过程中把握空间关系。在非洲新发现的智人头骨化石出土地,发现了很多河马、羚羊等动物的骨骼以及多种相当先进的石器,说明智人曾是捕杀动物的能手,其食物中有较高比率的肉类。

狩猎活动是一个处于进化过程中的巨大的连续体。这个漫长的冒险历程起于小型动物的零星捕食,而后从最早的原人起,直到智人,狩猎实践日益成为生活的主导,越发具有组织性。“狩猎对象从小型猎物过渡到中型猎物,从逃遁的胆小猎物过渡到需要与之搏斗的危险猎物,从盲目寻觅过渡到根据迹象寻找,从能够发现踪迹过渡到坚持不懈的跟踪,从采取临时策略过渡到采用根据经验完善化了的战略,从一本的预防措施和诡诈伎俩过渡到巧妙地设陷阱和下埋伏,从粗糙和多用途的武器过渡到精致的和专用化的武器。”

狩猎促进了人的智力发展。无疑的,狩猎活动中最关键的是猎手的视力,在充满诡异的伪装和欺诈中识别真相,在急剧动荡的搏杀瞬间把握下手的时机,都需要一双机智的眼睛。这样,眼睛和智力、智慧就有了密切的关联。

“智”的本字为知,从矢,从口。“矢”为射杀之箭,是狩猎者“精致的和专用化的武器”。历史学家庞朴指出,“智”字与“目”字有关。“矢”是“智”的声符,也是意符。“盖矢之中的与否,关系目力极大;所以表示目明的字,以‘矢’示意。”“明也者,知之藏于目者也”。

“智”从日,强化“明”的属性,也就是“明智”。英语的“wisdom”(智慧)或“wise”(明智),源自wei-,本义为看(tosee),其同源词为wit(智力)、vide、view(景观)、visa(签证)、visage(容貌)、vision(视觉)、vista(街景)、visit(参观)等。英语的“wisdom”、“wise”与汉字的“智”完全相通,其同源词也与“相”(相貌等)关联。由此,中西词源学也证实了眼睛视觉(目视),与智力、智慧间的内在联系。

狩猎(射箭)活动不仅提高了人的视力与智力,也促进了人的各种素养和能力。狩猎的竞技性之所以为后世帝王、贵族等田猎活动所继承,也正是其有磨练身心之功效。孔子倡导的六艺之一的“射”,是身心修养、人格完善的重要环节。今日射箭或射击比赛,同样是对视力、智力,以及耐心、冷静、等心理素质的考验。“射”的这种文化心理特性继而转换为建筑景观——“水榭”,这是对景物的摄取,是视觉的审美滋养。

狩猎或射箭,其视之本在于眸,即瞳孔。就眼睛的生理构造而言,瞳孔是虹膜中间的开孔,是光线进入眼内的门户。瞳孔就像照相机里的光圈,可以随光线的强弱而缩小或变大。但瞳孔极具表现力,人类在看到引起兴趣的物品,或者兴奋的时候瞳孔也会扩大。美术作品中美女瞳孔适当放大的话,则其魅力大增。“瞳孔像一面镜子,全面反映出我们方方面面的思想感情和心理意识。恐惧,惊讶,高兴,焦虑,噪声乃至音乐都能使其增大,而厌倦及困乏使其收缩。”

瞳孔或瞳子原作童子,是指眼中有人像。而眼中有人像,正是看人的镜子,因此瞳孔也叫瞳人,唐李贺诗云:“一双瞳人剪秋水”。

瞳孔之为童子,除了眼眸的镜像效应,恐怕还有更深的原型意义。童从辛(古代刑具之形),其本义是男奴。这么说的话,童子就是眼中男奴的人像了。问题是为什么瞳孔之“童”,以男奴为人像,而不是其他?

童从辛,是受拘押的形态。古代战争产生大量俘虏,除却杀戮的,剩下的都做奴隶了。奴隶就是被捕获的人,很多情况下镣铐加身,失去自由。这就是“童”的原型,反映了被捕获的状态。进一步说,瞳孔之“童”其实也反映了远古狩猎对动物的捕获。

当今流行注意力经济,所谓吸引人的眼球、增加点击率、收视率等,无非是捕获读者、消费者的兴趣、欲望和需求。在这意义上,今日的受众都是各种传媒和商品的奴隶。

欧洲语言中,有关视觉或知觉的词汇也有类似的情景。如perceive(感知、知觉;理解),从per(wholly)表示全体、全部;从ceive,源自拉丁文capere(即captive,捕获者、俘虏),表示抓住(seize)。观察或感知,就是捕获自然景观或人生经验。反复(con)的捕获(cept)意味着不断积累着的感知经验,这便是concept(观念、概念)。德文“概念”(begriff)一词,be表示反复或强化动作,griff意指抓住,与concept在构词意象上完全一致。同样的,comprehensive(充分理解的),也是从com(反复或强化行为),从prehens(抓住)。

欧洲语言中的看(观察、知觉),强调捕捉的动作,这说明,看与手有关。而“看”正好从手从目。一般认为“看”就是用手遮住强光观看,就像孙悟空洞察妖魔所习用的动作。进一步引申的话,“看”是在手的控制范围内的看。这个“手”是指人的实践能力。武术功夫很讲究手与眼的统一,所谓眼到手到。佛菩萨往往体现了这种神力,如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每只手的手心都有一只慧眼。“看”音kan,与英语的ken(视野、见地)音义相通间接证明“看”是在一定视野范围内的。

瞳之捕获产生了视觉,对被捕获者而言,这是一种视觉冲击力(如妖冶女色之电眼),不可抗拒,所以也就麻痹了,进而心甘情愿、任其捕获。这就是为什么瞳孔放大的女人画像或照片那么迷人(catching),原来这双美目射出无形的绳套,其妖魅之力捆住了销魂落魄的男人。而瞳之妖魅(catching),源自“catch”,表示“捕捉、捕获物”。还有一个单词“fascinate”(着迷、神魂颠倒)或“fascination”(魔力、魅力),源自“bhasko-”,表示“绳索”或“束缚”(band,fillet),想必也是捕捉之捆绑。

年轻恋人之间的长时间的相互凝视,是其无意识地审视对方放大的瞳孔:“她的瞳孔因情绪激动而扩大得越大,就越容易使他的瞳孔也相应扩大,反之亦然。”年轻恋人的这种凝视便是彼此爱的捕获和捆绑——陷入缠绵情爱中。“缠绵”从丝,有绳索之象,在此特指情爱之绳。

总之,“瞳”暗含着猎物的捕获,与狩猎原型相关联。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