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愚人节说“愚”  

2016-06-02 19:51:28|  分类: 语言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愚人节本是洋人节,不具本土血脉。不过,娱乐时代,大家都想愚乐一番(傻笑)也未尝不可。

愚,从心,禺声;或者从心从禺。《说文解字》:“戇也。从心从禺。禺,猴屬,獸之愚者。”许慎把“愚”的声符字“禺”解释为猴子类动物,认为猴子是动物中的愚笨者。这一解释学者不太认同,猴子精明灵活,孙悟空即以猴子为原型,怎么会成为笨兽呢?沪语中精明者叫做“门槛精”,据说来自英语的monkey,加上精,指像猴子一样精明难缠。

其实这个“禺”,与其说愚笨,不如说天真,看看上图这个“禺”老弟,很可爱吧。“禺”是人类的近亲,形象动作都与人相似,学习能力也很强。古人很早就意识到猿猴与人的相仿性。不过他们并没有进化论的思想,相反,他们觉得猿猴是对人类的模仿,进而成为人类的模板。于是猿猴作为桐人——陪葬品的形状。这个陪葬品便是“偶”,桐人即同人,是与死者相同的人;“偶”便是这样的替代(木偶)。随着语义的变迁,猿猴之匹配居然成为夫妻配偶了!想想十分怪异,却又不乏道理。

作为复制品的“偶”,处于边缘状态;当然也表示聪明伶俐之猴只能居于山林野外,无法入住城市中心地带。边缘状态,就具体空间而言就是角落——“隅”。对人类而言,文明智力和影响力居主导地位,为中央核心区域;而蛮夷之族这位于边鄙洪荒之野,相当于猿猴出没的地方。汉代国人就把古罗马的欧洲人称之为猿猴(大概觉得其人眼睛深且大,嘴唇薄薄,与猿猴很相似)。蛮夷之族没有文化,未经教化,自然被看做是猿猴一族。其人其心,便是猿猴之心——“愚”,即处于智力边缘——隅——的心,以为其心多“愚”。

但是,在人类无意识的深层,“禺”一直潜伏着,与自我同进退,且不时会冒出其真面目:比如文人常常谦称自己为“愚”,愚以为如有何如何;而网络语自称也常有“偶”之说的(按,可能借指南方音的“我”)。这里,猿猴难道不是自我的镜像——“偶”?作为自我的陪葬,深埋地下而成为无意识的自我——本我?难道“偶”不是自我的投射——而与对象相“遇”?从今日进化论的眼光看,“禺”也是人的本源,也有作为本我的资本。

本我力比多会冲动,有时的确很“愚”,但很真诚(戆也),就像图上的小猴子。人在旅途,自我没找到家,本我(说是笨我也未尝不可)就出现了,提供歇脚的“寓”所。“寓”不同于“家”,“寓”是临时住所,是公寓,是寄宿性质的住所。猿猴之本我的确灵活,自我讲不清的道理,便由“寓言”出面忽悠一番。

“愚”处于边缘,而“智”位于中央。法国哲学家德里达善于解构,力图把边缘与中央来个颠覆;福柯也有嗜好,老是论述那些边缘的东西。不管怎么样,中心和边缘,意识与无意识一直流动中,彼此无法脱离——真是“藕”断丝连啊!

愚人节的恶作剧似乎秉承了猴子恶作剧的传统,实际上是在颠覆我们规规矩矩的理性——自我。“愚”不是愚笨,而是本真,是通过恶作剧解构虚伪,回归本性。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