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中岳嵩山,唯“我”独“准”  

2016-06-05 22:53:51|  分类: 语言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鼻子位于脸面的中央,高高隆起,如同一座山,中国相学中称之为中岳嵩山。在动作语言中,鼻子与自我相联系(相当于英语中主格“I”),如中国人习惯上谈到自己时,喜欢指着自己的鼻子(而欧洲人喜欢指着自己的胸口)。这个动作,从无意识角度讲,有自我中心的意味;也表示自我的核心地位。如果指称他人,则指其鼻子,多有挑衅、责难的恶意(是对对方人格的否定)。这说明,鼻子是自我人格的脸面标志,荣辱成败居于一身。自古以来,都以否定鼻子来否定人的自我和行为的,但彼此差距很大:今日的犯错者最多被长官指着鼻子臭骂一顿,而在古代就意味着把鼻子割掉,这就是劓刑,《周礼·秋官·司刑》郑康成注:“劓,截其鼻也。”

 相学上,鼻子主中年运,从而立到不惑,包含着事业、家业的成功和心理的成熟,这也是居中考虑的。《梦林玄解》:“梦鼻长大,吉,主中年发达”,也说明了鼻在人生中期的意义。居中就是以鼻头为圆心,以颊骨为半径,可以划出脸面的大致轮廓。鼻子因此成为是自我衡量它人他物的标准,而标准之“准”本身就有鼻子的意思,如隆准(高鼻子)。心理学家鲍尔认为人眼以鼻子为参照物(按,“准”,基准线等)来判断外部世界。鼻子总是能看的见的,因此它有助于我们确定物体的位置,并且判断出是物体还是我们自己在移动。(引自面孔,第42页)

自我总是与中心相联系,自我以为自己是万物的中心,自我是万物的尺度,个人如此,群体也如此。古代各民族都曾有以自己的栖息地为世界中心的幻想。迄今很多国家还遗留“中国”(中央之国)的地名,但“中央之国”意识之典型莫过于汉民族的中央观念,从中原大地到中华民族,乃至国名,表现出强烈的中央意识。从五行属性讲,土为五行之根本,其方位正是“中”,所谓中央土。周易卦爻的最重要法则,就是求中位。

其实自我的“自”,本义就是鼻子。《说文》:“自,鼻也。象鼻形。凡自之屬皆从自。”鼻子(自)的基本功能为呼吸,故“自”派生出“息”。息,就是气息。古人认为气息具有精神属性(或者灵魂本质上是生命的气息),是活的精灵,因此,“息”从心(心表示精神、灵魂)。荣格指出,拉丁文中的animus(精神)和anima(灵魂)与希腊语anemos(风)是同一个词。在阿拉伯语中,“风”是rih,而ruh则是“灵魂、精神”。这表明在原始观念中,灵魂被看做是一种看不见的气体。(荣格 著 冯川等 译:荣格选集,改革出版社1997年版,第20页。)

民俗中,婴幼儿打喷嚏的话,一旁的大人往往会朝着小孩说一声“一百岁”。这是为什么?在笔者看来,这话是针对婴幼儿的灵魂的。民俗以为幼儿很脆弱,其灵魂也很脆弱,容易受到惊吓而离去,而这意味着生病,甚至夭折。打喷嚏正是灵魂受惊所致。因此,说一句“一百岁”是对灵魂的安慰,也是对幼小生命的祝福。这个习俗本质上与守护囟门、防止灵魂离散的观念一样,都是为了保全灵魂的安宁。

灵魂进出鼻孔(呼吸),是生命存活的象征,也是个体成长、成熟的象征。广义上的呼吸,是个体自我吸入外界能量、信息,呼出自体能量、信息的过程。换言之,是社会学讲的,自我与社会之间的交互作用。个体最初较多的从外部获得能量和信息(新生儿以吸收身体营养为主,学龄儿童则是吸收科学知识为主),渐渐过渡到内外平衡,最后呼出的气息大于吸入的。一般而言只有卓有成就者,对社会的贡献大于其所获,其人才称得上“呼出的气息大于吸入的”。对于有成就者,通常叫做“有出息”,是指其人“出息”大于“进息”。

气息也是声音,在公共领域能有“出息”,就意味着能发声音,能主导舆论。商界、政界、学术界的大佬就是那些主导气息(话语权)的人。相反,没有话语权的小人物,也就没有“出息”,不敢“出声”,只好“仰人鼻息”了。

当然,“出息”也可以理解为鼻孔之气息一出一进,如同商贸钱物之进出,其利息也随之产生。“出息”大者,如同今日国际贸易之顺差。中国相学中,把鼻子称作财帛宫,估计就是把鼻孔气息的进出看做是财气的进出、贸易的往来。无论如何,鼻孔气息的进出都将带来生命和精神的繁荣昌盛。

“自”被借做第一人称后,其鼻子的含义就通过增加声符“畀”来表示。但是这个声符不是随意附加的,至少在无意识层面是有来由的。畀,其义为给与。就鼻子而言,给与还是与鼻子的呼吸有关。鼻子之给与,就是呼吸的一进一出(一给一与)。给与是双向的,既是他人给自己,又是自己给他人。就鼻子的自我而言,给与意味着“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因此,畀的给与义,通过鼻子(自),赋予了自我的社会性。

从疾病心理学角度讲,那些因感冒而呼吸不畅的人,那些常年被鼻炎折磨的人,说到底都是鼻子呼吸与外部环境的问题。其中感冒意味着暂停与外界的联系,适当调整自己的身心。而鼻炎则有多种情况:或因交往障碍而来的;或应酬太多,无意识中厌恶各种宴请。

健全的自我势必是社会化的,是在人际关系的“给与”中成长和进步的。无独有偶,汉字第一人称还有一个字——“予”,本身也解释给与。英文的给与(give)与礼物(gift)是同源词。这说明,给与具有社会礼节(proprieties)的功能,礼尚往来就是彼此拥有的东西需要不断的交换(给和与)。孔子主张的“礼”,是理想化的自我与社会的交互关系,是“我们学习成为成熟之人的具体过程。”

总之,“自”我通过与他人的交往——拿取和给与——而成熟。值得注意的是,儿童的鼻子往往发育不全,缺乏成人的高度和硬度,这正是其自我不够成熟的表现。有些成人,鼻子也一直没长全,低矮或塌陷,这种人多有幼稚特质,比较主观或情绪化。一个高耸的鼻子,多有理想主义的信念,其人善于独立思考,稳健可靠。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