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毛词《贺新郎·读史》简释  

2017-01-20 17:43:38|  分类: 国学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存山

毛泽东在1964年春写的《贺新郎·读史》是以“阶级斗争史观”来读中国历史(关于唯物史观不应简单化为“阶级斗争史观”,参见拙文《晚年毛泽东与国学》)。我认为毛泽东晚年的理论失误就在于,1949年建国前后“攻守之势异也”,而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史观“不知变之祸也”(亦参上文)。《贺新郎·读史》是毛泽东晚年“阶级斗争史观”的一个艺术表现,文革的理论根源亦在于此。现先将《读史》词录于下,然后作简释。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45—146页)

简释: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此谓中国历史的石器时代。

“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此谓中国历史的铜器和铁器时代。从殷周青铜时代至今,中国历史有数千年。

“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从青铜时代开始,人类就进入了充满阶级斗争的文明史。

“流遍了,郊原血”:此谓阶级斗争之残酷。

“一篇读罢头飞雪”:读的是哪一篇?据说是读了《史记》和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参见张贻玖《毛泽东读史》,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1年版,第212页)。这里的“篇”很可能是虚指。“头飞雪”盖谓年龄已老、头生华发。“一篇读罢”就是指通读了中国的史书。

“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这是以曲笔来说明史书之记载多不足观,以引起下句。“陈迹”,参见《庄子·天运》篇:“夫六经,先王之陈迹也,岂其所以迹哉!今子之所言,犹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岂履哉!”

“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这是毛泽东受到史学界“疑古派”的影响,谓中国上古史中的“三皇五帝”不足信,故云“骗了无涯过客”。然而,毛泽东本人也曾是这里的“过客”,他在青年和中年时期并不怀疑“三皇五帝”。如他在1915年《致萧子升信》中说:“国学则亦广矣,其义甚深,四部之篇,上下半万载之记述,穷年竭智,莫殚几何,不向若而叹也!”(《毛泽东早期文稿》第24页)所谓“上下半万载”就是五千年,而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就必上溯到“三皇五帝”;若只上溯到殷商“青铜时代”,则中华民族的历史只三千多年。毛泽东在1935年论述长征的伟大意义时也说:“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么?”(《毛泽东选集》四卷合订本第135—136页)他在1937年4月5日还亲笔书写了《祭黄帝陵》(见本文附录)。为什么在1949年之后,“五帝三皇神圣事”竟成为历史的一个“骗”局呢?这一方面是受到“疑古派”的影响,另一方面是毛泽东无法把“三皇五帝”即青铜时代以前的文明史纳入到他的阶级斗争史观中去。他没有违背史学界的一个“常识”:人类在铜铁器时代才进入“文明”,才有了私有制、贫富分化、城市和国家,也才有了阶级斗争。而从现在的考古学和历史学观点看,中华民族在青铜时代以前还有一个“玉器时代”(参见张光直《中国青铜时代》,三联书店1999年版,第304页),中华民族确实有五千多年的文明史,“三皇五帝”的古史传说并非都是子虚乌有(参见李学勤《走出疑古时代》,辽宁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1—45页)。

“有多少风流人物”:这使人想起毛泽东在《沁园春·雪》中所说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按毛泽东的解释,“风流人物”是指无产阶级。但是在《读史》词中,“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在这“几行陈迹”中,留下的“风流人物”只有下句所说的“盗跖庄屩”和陈胜等农民起义军领袖。

“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这里的盗跖、庄屫就是《庄子》、《荀子》等书中的“大盗”。《庄子·胠箧》篇云:“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虽重圣人而治天下,则是重利盗跖也。”《庄子·盗跖》篇云:“盗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穴室枢户,驱人牛马,取人妇女,贪得忘亲,不顾父母兄弟,不祭先祖。所过之邑,大国守城,小国入保,万民苦之。”《荀子·议兵》篇说“楚之庄蹻”等人是“善用兵”的“盗兵”。《绎史》卷五十七《楚庄王争霸》说“庄蹻为盗于境内,而吏不能禁,此政之乱也”。“陈王”就是秦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胜。如此说来,在阶级斗争史观的观照下,中国几千年文明史值得肯定的就只剩下所谓“大盗”和农民起义史了。

“歌未竟,东方白”:《读史》词是毛泽东在夜间起兴,当吟至结尾时已经是东方欲晓。“歌未竟”蕴含的一个深意是:中国历史上的阶级斗争还没有结束,今日的阶级斗争是中国历史上阶级斗争的继续,在今日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还要继续“以阶级斗争为纲”。

毛泽东在1964年3月18日《致高亨》信中说:“寄书寄词,还有两信,均已收到,极为感谢。高文典冊,我很爱读。”(《毛泽东书信选集》第596页)不知这里所说的“词”是否就是高亨奉和《读史》词的那一首,其中有云:“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毛泽东对高亨的奉和词评价很高。的确,“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足可以表达毛泽东的雄怀伟略和丰功伟绩。但是,把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都说成是阶级斗争史、农民起义史,在1949年之后应该转变为以经济建设、和平发展为主的时期,毛泽东的胸中仍然雄兵百万、战火不熄,这不正是文革——中华民族的一场内乱、毛泽东晚年的一场悲剧——的根源吗?

当然,这不是毛泽东一个人的失误。如我在《〈恰同学少年〉片段观感》中所说:这与毛泽东因丰功伟绩而居于顶峰的权位有关,与他本人的个性才情也有关,与中国的历史、文化、政治、经济、社会国情以及国际共运的理论与实践等等都有关系,毛泽东本人有责任,而这又是由错综复杂的因素造成的。

(2007—04—18)

附录:毛泽东《祭黄帝陵》

1937年4月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毛泽东,人民抗日红军总司令朱德,敬遣代表林祖涵,以鲜花时果之仪致祭于中华民族始祖轩辕黄帝之陵,致辞曰:

赫赫始祖,吾华肇造;胄衍祀绵,岳峨河浩。聪明睿智,光被遐荒;建此伟业,雄立东方。事变沧桑,中更蹉跌;越数千年,强邻蔑德。琉台不守,三韩为墟;辽海燕冀,汉奸何多!以地事敌,敌欲岂足;人执笞绳,我为奴辱。懿维我祖,命世之英;涿鹿奋战,区宇以宁。岂其苗裔,不武如斯;泱泱大国,让其沦胥。东等不才,剑屦俱奋;万里崎岖,为国效命。频年苦斗,备历险夷;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各党各界,团结坚固;不论军民,不分贫富。民族阵线,救国良方;四万万众,坚决抵抗。民主共和,改革内政;亿兆一心,战则必胜。还我河山,卫我国权,此物此志,永矢勿谖。经武整军,昭告列祖,实鉴临之,皇天后土。尚飨!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