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张岱年先生的两个重要理论贡献  

2017-01-20 17:49:09|  分类: 国学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张岱年先生逝世三周年

李存山

【按:今天是张岱年先生逝世三周年的祭日,谨以此文缅怀张先生做出的卓越学术贡献。】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时间是对一个哲学家思想的真正考验。

在纪念张岱年先生逝世三周年之际,当我们缅怀张先生在哲学理论、中国哲学史和文化研究三个方面做出的学术贡献时,有许多内容可以述说。本文谨略述张先生在哲学理论上的两个重要贡献,在我看来,这是经受了实践检验和时间考验的两个重要贡献。

一、道德之“变”与“常”

1933年4月27日,张岱年先生在《大公报·世界思潮》发表《关于新唯物论》。他在此文中提出:“新唯物论或辩证的唯物论,实为现代最可注意之哲学。”“唯以新唯物论与现代他派哲学对较,然后乃可见新唯物论之为现代最可信取之哲学。”在对新唯物论作出如此肯定的同时,他也指出:“现在形式之新唯物论,实只雏形,完成实待于将来。”[1]张先生当时还肯定了张申府关于列宁、罗素和孔子“三流合一”的思想,他说:“将来之哲学,必以罗素之解析方法与列宁之唯物辩证法为方法之主,必为此二方法合用之果。而中国将来如有新哲学,必与以往儒家哲学有多少相承之关系,必以中国固有的精粹之思想为基本。”[2]这段话是后来张先生提出“将唯物、理想、解析,综合于一”[3]的思想雏形。

在《关于新唯物论》一文发表后,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熊十力先生曾对张先生说:“你的文章说新唯物论讲‘变中有常’,我看过许多新唯物论的书,没有看到这样的话。”张先生“当即表示,这只是用自己的语言加以解释而已”[4]。这可以说是新儒家与新唯物论哲学家的一次很有意义的“对话”。熊先生为什么对“变中有常”的思想给予重视?我想,此中的“常”不能当作一般意义的常规或规律来理解,而必须联系到道德、思想、文化在历史变革中的“常”,即发展的连续性。

1933年8月3日,张先生在《大公报·世界思潮》发表《道德之“变”与“常”》。他说:“道德依时代而不同,随社会之物质基础之变化而变化;然在各时代之道德中,亦有一贯者在,由此而各时代之道德皆得名为道德。”“旧道德中有虽旧而仍新者存:于此当明道德之‘变’与‘常’的辩证法。”“各时代道德中之一贯者……可谓道德中之‘常’。”[5]显然,张先生当时接受了唯物史观的思想,并将其运用到对道德发展之基本规律的研究中。道德之“变”是指道德发展的历史阶段性、变革性,道德之“常”则是指道德发展的继承性、连续性。张先生说:“新道德乃旧道德之变革,亦旧道德之发展……新道德与旧道德之间是有连续性的,新道德非完全否定旧道德。”“新旧道德之对待关系,亦对立而统一的,变革之而同时亦有所保持,且系发展之。”[6]这就是张先生讲的“道德之‘变’与‘常’的辩证法”。在这里,讲道德之“变”是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但如果只讲“变”而不讲“常”,则违背了辩证法。

张先生在此文中还对道德的继承性予以举例说明,以反驳要把旧道德“全部摈弃”的观点。他说:“即如吾国旧道德中如仁如信,皆何尝可废,‘忠’字之原始意义,只是对人负责之谓,不惟臣对君负责为忠,而君对人民负责亦曰忠。《左传》桓公六年:‘所谓道,忠于民而信于神。上思利民,忠也。’此‘忠’字古义。在《论语》中,‘忠’字亦系古义,忠信、忠恕之忠,皆系对人尽心之义。……旧道德中之‘耻’字亦不可废,人而无耻,将何以为人?”[7]这些在80多年前作出的论述,在当今的道德文明(如“荣辱观”)建设中,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

值得反思的是,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后期,李大钊、陈独秀等最先接受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是唯物史观,此学说在当时成为批判“孔子主义”的利器,但对唯物史观的理解却带有“机械”的成分。如李大钊在1918年发表《东西文明根本之异点》时主张“东西文明真正之调和”[8],但在1920年发表《由经济上解释中国近代思想变动的原因》时便把唯物史观用于对“孔子主义”的批判。他说:“凡一时代,经济上若发生了变动,思想上也必发生变动。”“中国的大家族制度,就是中国的农业经济组织,就是中国二千年来社会的基础构造。一切政治、法度、伦理、道德、学术、思想、风俗、习惯,都建筑在大家族制度上作他的表层构造。看那二千余年来支配中国人精神的孔门伦理,所谓纲常,所谓名教,所谓道德,所谓礼义,那一样不是损卑下而奉尊长?……孔子的学说所以能支配中国人心有二千余年的原故……因他是适应中国二千余年来未曾变动的农业经济组织反映出来的产物,因他是中国大家族制度上的表层构造,因为经济上有他的基础。……时代变了!西洋动的文明打进来了!西洋的工业经济来压迫东洋的农业经济了!孔门伦理的基础就根本动摇了!”“大家族制度既入了崩颓粉碎的运命,孔子主义也不能不跟着崩颓粉碎了。”[9]这些论述在当时虽然有思想进步的意义,但在理论上也存在着只讲道德之“变”而不讲道德之“常”的片面性。事实上,人们长期以来都把“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看得真如一座座分隔开来的“楼房”那样,农业社会的“上层建筑”就全然不再适用于工业社会的“经济基础”。这样一种对唯物史观的“机械”理解,至今也没有完全绝迹。难能可贵的是,张先生在30年代初接受唯物史观,同时也讲明了“道德之‘变’与‘常’的辩证法”。

恩格斯晚年(1890年)曾经说:“每一个时代的哲学作为分工的一个特定的领域,都具有由它的先驱者传给它而它便由以出发的特定的思想资料作为前提。……经济在这里并不重新创造出任何东西,但是它决定着现有思想资料的改变和进一步发展的方式,而且这一作用多半也是间接发生的……”针对一些人对唯物史观的“形而上学”理解,恩格斯说:“所有这些先生们所缺少的东西就是辩证法。”[10]恩格斯对哲学发展所讲的话,当然也适用于道德等领域。每一个时代的道德也都有前一个时代的道德作为其思想资料的前提,经济在这里并不创造出任何一种“全新”的道德,但是它决定着现有思想资料的改变和进一步发展的方式。在历史的变革中,道德的发展既是阶段性的,又是连续性的。有了这样的“道德之‘变’与‘常’的辩证法”,张先生所说“中国将来如有新哲学,必与以往儒家哲学有多少相承之关系”,新唯物论与儒家的道德理想主义的综合,就是理所当然的。

西方当代伦理学家麦金太尔曾经批评马克思的学说中有两个“遗漏”:第一是“道德在工人阶级的运动中的作用问题”,第二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的道德问题”[11]。这里说是两个“遗漏”,可能言重了;如果说是两个薄弱之处,可能比较符合事实。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如在延安时期毛泽东作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刘少奇作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等等,对此有所补充。而自觉地在理论上阐明“道德之‘变’与‘常’的辩证法”,提出中国的新道德要批判继承中国传统道德的,张岱年先生最早做出了理论贡献。

张先生在其晚年所作《中国伦理思想研究》一书中也讲了“道德的继承性”。他说:“历史上不同的阶级有其不同的道德,这是道德的阶级性;而古往今来,任何阶级的分子都必须遵守一定的道德,这可谓道德的普遍性。人类道德是随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这是道德的变革性;而后一时代的道德是从前一时代演变而来的,前后之间也有一定的继承关系,这可谓道德的继承性。”“马克思、恩格斯提出道德阶级性的理论,是伦理学史上的重大变革。但是,道德的阶级性并不排除道德的继承性。……中国古代思想家的道德学说对于中华民族的精神发展确实有过非常巨大的影响,是应该予以分析的,从而进行批判继承的。”[12]这显然是张先生对其早年思想的一个推阐。

中国传统道德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最核心的内容。在如何对待中国传统道德的问题上,有些人持道德绝对主义的观点,即仍然把儒家的纲常名教视为“天不变,道亦不变”的真理;还有些人持“机械”理解的“唯物史观”,即认为在工业社会或社会主义社会就要把农业社会的传统道德“全部摈弃”。这两种观点都是片面的。实践证明,只有坚持“道德之‘变’与‘常’的辩证法”,才是对待中国传统道德的正确方式。比如对于“纲常”,张先生认为对于“三纲”必须加以严肃的批判,而对于“五常”则须进行分析,它除了历史上的阶级意义之外,“也还有更根本的普遍意义”,对此普遍意义是要继承的[13]。最近牟钟鉴先生提出“三纲不能留,五常不能丢”,我认为这是正确的观点[14]。

[1]《张岱年全集》第1卷,河北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129、132页。

[2]同上书,第133页。

[3]同上书,第262页。

[4]同上书,第135页。

[5]同上书,第160、161页。

[6]同上书,第161、162页。

[7]同上书,第160页。

[8]《李大钊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05页。

[9]《李大钊文集》第3卷,第140、141—142、144页。

[1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85-486页。

[11]阿拉斯代尔·麦金太尔:《伦理学简史》,龚群译,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81—282页。

[12]张岱年:《中国伦理思想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64、68—69页。

[13]参见同上书,第66、170—171页。

[14]参见拙文《重视人伦,解构三纲》,载《学术月刊》2006年第9期。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