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民贵君轻”说解析(四)  

2017-01-22 13:50:29|  分类: 国学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盲点》一文的副标题是“兼与‘以人为本’比较”。作者说:“从来源看,孟柯说法产生于宗法专制时代的邦(国)体制,而‘以人为本’则产生于资本主义初步奠基并向全世界推进的现代性氛围。如果说前者具有中国特色,后者则具有普世价值。”

显然,作者的意思是说,“以人为本”产生于近现代的西方,即其所谓“‘文艺复兴’以来,它最先突破了宗教信仰的神权统治……最后才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突飞猛进的欧洲北美得以确立”。然而,“以人为本”或“以民为本”明明是出于中国古语,只要稍作中国古籍的“电子检索”,就可得数百条之多,《盲点》一文又何故将其“拱手让给西方”呢?

实际上,《盲点》一文是把“以人为本”等同于西方近代以来产生的“民主”政治体制以及“法制、自由、人权”等观念。我不否认,中国古代的“民本”思想与近现代的“民主、法制、自由、人权”等有区别;但我认为,中国在近现代之所以接受民主、人权等有“普世价值”的观念,实亦有中国古代的“民本”思想为其文化基础,而“中国特色”并非如《盲点》一文所说是“视民为工具”。

《盲点》一文在评论孟子所谓“得其(民)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时说:“孟柯要求诸侯(君)利用民之欲望,以‘聚之’‘勿施’为手段来笼络之,而不是希望民取得与诸侯(君)平等的权利。”这里的所谓“利用”、“手段”、“笼络”都是出于作者的主观想象(其不能成立,已如前文所辨析),但说孟子“不是希望民取得与诸侯(君)平等的权利”却是事实。但这里也有吊诡之处,既然有“君”,儒家所肯定的政治体制是君主制[⑥],那么,我们又怎能设想孟子希望民与君有“平等的权利”呢?

我认为,如何评价中国古代民本思想的复杂性就在于,中国古代民本思想与君主制结合在一起,从政治体制上说,它是与民主制相对立的,这是其历史的局限,但不可否认儒家是以人民为国家、社会的价值主体,因此,在民本思想中亦蕴含着从君主制向民主制发展的种子(当君主制的祸害达到一定的程度,儒家就可能重新思考民本与政治制度的关系),这一种子的萌芽表现在明清之际黄宗羲等人的政治思想中。对此,我在前些年写的几篇文章中已多有论述[⑦],在这里不作展开。

《盲点》一文说:“为今之计,笔者认为,必须采纳梁启超几十年前提出的主张——‘新民说’。”《盲点》的作者似不知,正是梁启超对中国古代民本思想及其与民主制度的关系有着比较恰切的评价。如梁启超在《先秦政治思想史》中所言:“美林肯之言政治也,标三介词以櫽括之曰:ofthepeople,bythepeople,andforthepeople……我国学说于of、for之义,盖详哉言之,独于by义则概乎未之有闻。……此种无参政权的民本主义,为效几何?我国政治论之最大缺点,毋乃在是。……要之我国有力之政治思想,乃欲在君主统治之下,行民本主义精神。此理想虽不能完全实现,然影响于国民意识者既已至深。故虽累经专制摧残,而精神不能磨灭。欧美人睹中华民国猝然成立,辄疑为无源之水,非知言也。”[⑧]这段话既指出了民本思想含有“ofthepeople”(孙中山译为“民有”)和“forthepeople”(“民享”)之义,又指出了其“最大缺点”是没有“bythepeople”(“民治”)之义。同时,梁启超又认为中国从君主制转变为民主共和制并非“无源之水”,其本土文化之“源”就是民本主义。我认为,此乃“知言”之论(如果认为中国的民主只有西方文化一个源头,则“非知言也”)。而民本思想含有“ofthepeople,forthepeople”之义,也就是肯定了民本思想是以人民为国家、社会的价值主体。

我在《“人本”与“民本”》一文中说:“中国古代有‘民有’、‘民享’的思想,但没有‘民治’。对于儒家(‘真儒’而非‘曲学阿世’之儒)来说,以人民为国家、社会的价值主体,这种价值观在他们的思想中是真实的。但历史的现实又有如孙中山所说:‘要必能治才能享,不能治焉不能享,所谓民有总是假的。’”[⑨]这里所谓“假”是从历史的现实效果即其没有真正实现而言,并不否认民本的价值观在一些儒家的思想中是真诚的。正因为缺少“民治”,乃致“民有”、“民享”的理想在中国历史上没有真正实现,所以中国近现代的政治变革就是从民本走向民主。在中国的民主进程中,传统的民本思想被“扬弃”:一方面,与其结合在一起的君主制被否定;另一方面,其以人民为国家、社会的价值主体的思想被继承。从后一方面说,民主是为了民本的真正实现,是把民本提升到一个新的历史高度。

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陈独秀等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是激切的。但他们之拥护西方的“德先生”(Democracy),实亦有中国的民本思想之“源”。如陈独秀在1915年所作《今日之教育方针》中标举“惟民主义”,他说:“国家而非民主,则将与民为邦本之说,背道而驰。”[⑩]此可证他的民主思想是“顺”着而非“背”着传统的“民为邦本”之说讲的。也就是说,从民本走向民主,符合民本思想发展的逻辑。陈独秀在从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思想转变过程中作有《实行民治的基础》一文,其中说:“(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许行的‘并耕’,孔子的‘均无贫’种种高远理想;‘限田’的讨论,是我们历史上很热闹的问题;‘自食其力’,是无人不知的格言;因此可以证明我们的国民性里面,确实含有许多社会经济的民治主义的成分。我因为有这些理由,我相信政治的民治主义和社会经济的民治主义,将来都可以在中国大大的发展,所以我不灰心短气,所以我不抱悲观。”[11]由此亦可看出,中国传统的民本价值观对于五四新青年选择社会主义道路,并且坚定走这条道路的信心,起了积极的作用。

《盲点》一文说:“在‘以人为本’的统摄下,每一个人都是公民——具有公民权意味着受宪法保护。……公民是指拥有个人权力和权利的每一个实体人。”我对此是赞同的。在《“人本”与“民本”》一文中我也曾说:“中国政治的现代化就是从民本走向民主,改变‘惟以一人治天下’,而使人民不仅是价值主体,而且成为‘公民’(citizen),成为政治权利(rights)与权力(powers)的主体。”可见,我与《盲点》一文在对“民主”的理解上有共识,而分歧在于,我认为“以人为本”的普世价值并不只是源于“文艺复兴”以来的西方(此“复兴”在古希腊文化中亦有其源头),它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更有深厚的根源。

当然,作为中国现代执政理念的“以人为本”,如许多研究者所论述的,既不同于西方的民主,也不同于中国古代的民本。但我认为,在这种不同中亦有文化发展的连续性,此即张岱年先生所说的“变中有常”,“变”即文化发展的阶段性,“常”即文化发展的连续性[12]。中国现代的“以人为本”是中国在改革开放实践中的一种“综合创新”,说其“综合”就是综合了中西文化的优长因素。我们从构建“和谐社会”的六条基本特征,即民主法制、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可以体会这种“综合创新”的意义。就民主制度而言,我认为理清民本与民主的关系对于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具有重要的意义。严复曾经说,西方文化是“自由为体,民主为用”。此自由、民主的思想是我们要学习的,但西方的自由、民主也有重个体之自由而轻社会整体之和谐的缺陷。中国的民本思想则比较重视人民整体的利益,把此民本的价值观与自由的价值观结合起来,达到个人自由与社会整体利益的和谐,则中国将建成比西方更优越的新型民主。

《盲点》一文说:现代公民教育的内容“既应包括那些被西方总结出来且具备人类普世价值的观念,也应包括那些经过清理和消毒因而可与现代公民意识接轨的中国古老传统”。这说得并不错。但通观《盲点》全文,它对中国古老传统除了“消毒”、“说不”外,没有“清理”出任何值得肯定的内容。这是否《盲点》一文本身的“盲点”呢?

注释:

[6]儒家所肯定的君主制,又有“唐虞之道”“天下为公”的禅让制与夏以后的世袭制以及三代的封建制与秦以后君主集权的郡县制的不同,因此并不能如《盲点》一文笼统所说,民本思想“产生于宗法专制时代的邦(国)体制”。

[7]参见拙文《中国的民本与民主》,载《孔子研究》1997年第4期;《儒家的民本与人权》,载《孔子研究》2001年第6期;《儒家的民本与民主》,载《博览群书》2006年第12期;《从民本走向民主的开端——兼评所谓“民本的极限”》,载《华东师范大学学报》2006年第6期。

[8]梁启超:《先秦政治思想史》,东方出版社1996年版,第5页。

[9]孙中山所说引自《孙中山选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493-494页。

[10]《陈独秀选集》,天津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5页。

[11]《陈独秀选集》,第91页。

[12]参见拙文《张岱年先生的两个重要理论贡献》,载《哲学动态》2007年第6期。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