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我对药家鑫案件的同情理解  

2017-01-26 19:21:57|  分类: 国学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存山

2011年8月11日《文摘报》转载《新京报》的一篇访谈《药家鑫父亲坦言不理解儿子》,同一版还转载了一篇《陈白尘女儿回忆父母半个世纪的爱情》。我夜晚躺在床上先看了前一篇,看得我心中很难受,以致不能入睡。再看后一篇,读到陈白尘的夫人在文革期间竟然以地下工作者写密信的方式,蘸着米汤给陈白尘写信,不禁又为文革时期的黑暗而感慨。但这种感慨没有压倒我看那篇访谈所引起的心中难受,最终让我彻夜未眠。

药家鑫案件无疑是个恶性案件,我原来对药家鑫被判处死刑丝毫没有同情感。但看到他父亲在访谈中说,药家鑫去“自首”前,对他妈妈说:“妈妈,能不能再抱我一下?”又说:“能回到过去多好。”在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前,他说:“爸爸,我爱你;妈妈,我也爱你。我先走了,等我投胎长大后,你们再走,再投胎做我的孩子,我再好好照顾你们。”这说明他是一个良心未泯的孩子。他还叫他的父母不要怨任何人,一切都是他的错,他有罪,愿意赎罪。他还有个要求,是要捐献他的视网膜。这说明他在临刑前已有所忏悔。

我同情药家鑫,因为可以说他是个穷人家的孩子。他在临刑前说,他没坐过飞机、轮船,叫他父母以后带上他的骨灰去坐一次飞机和轮船,看一次世园会,然后把他的骨灰“撒到大海里”。试想,一个在音乐学院读书的大学生,如果是富人家的子弟,他能没坐过飞机、轮船吗?

药家鑫父亲说,派出所叫他为被害人家拿一万五的丧葬费,他立刻就拿了,只不过因为一时凑不齐钱,第一次拿了一万二,过了几天又补上了3000元。他们提出要买点东西去看望被害人的家属,但对方律师说先拿十万慰问金,不然不要来。他当时四处借钱,只借到五六万,拿不出十万元钱,没法去。无论这里的细节是否全都属实,药家的经济是够拮据的。试想,如果是一个高官或大款,为了赎儿子命,能够“吝啬”到这种程度吗?

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至死还在爱着他的父母。从报纸上的照片看,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他父亲站在药家鑫的书桌前,桌上放着药家鑫的照片以及他最喜欢的滨崎唱片。可以想见,他的父母在他死后也在深深地爱着他、怀念着他。一个在“亲亲”之情中长大的孩子,为什么对他人却做出了伤天害理、冷酷邪恶的事呢?

药家鑫父亲“不理解他为何杀人”。他父亲说:“我没有来得及问他案子的事情,我以为还有机会。我好后悔。后悔没有和他好好谈一谈再让他走。我还不理解他的做法,就再也无法理解了。”但他父亲又说:“我猜,或许是因为他怕撞伤了人会给家里经济带来太大的压力,所以鬼迷心窍去杀人。”

我认为,他父亲的猜想很可能是正确的。而这也可能正是他们父子之间心照不宣的一个原因,他们不愿意在生死离别时直面这个原因,因为说出这个原因无异于在他们流血的心灵上再洒上一把盐。

药家鑫“鬼迷心窍”,这个“鬼”就是这个穷人家把“经济”看得太重了!为什么会如此?当然,与这个家的经济状况有关系,这里面也有社会的一部分责任。但比药家更穷的家有的是,为什么只有药家的儿子做出了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我认为,药家的缺陷就是,虽然有了“亲亲”之情,有了对经济上的追求,有了培养儿子成为一个音乐家而出人头地的愿望,但缺少了那种“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或“泛爱众”的仁爱之心。

孔子说:“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论语·学而》)现在看来,药家鑫可能不缺乏孝心,而此孝心本来可以成为“仁之本(始)”,但当他把“学文”以出人头地作为人生的第一要事时,就把由孝心本应发展出的“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给扼杀了。

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孟子·告子上》)“恻隐之心,仁之端也。”(《孟子·公孙丑上》)我相信,药家鑫也是有“恻隐之心”的,但当他“蔽于物”,把“经济”的考量放在第一位,“怕撞伤了人会给家里经济带来太大的压力”时,他的“恻隐之心”就陷溺、放失了,或者说,被经济之“鬼”给迷住了。此“恻隐之心”,“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同上)。药家鑫的案件说明,此“恻隐之心”如果得不到扩充,被外物所蒙蔽、陷溺,那么确实“不足以事父母”。

药家鑫的“恻隐之心”为什么没有得到扩充?这里当然有他本人的责任,如他父亲所说,“他已经长大了,只有他自己承担责任了”。但家庭和学校的教育,以及社会风气的“习染”,不也应承担一部分责任吗?我们现在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风气,是否把德育即仁爱之心的培养看得太轻了呢?

药家鑫父亲说:“我们对他的教育和大部分父母对自己的孩子的教育都一样,犯了错要承担责任,要遵纪守法。他中学上法制课,有一次拿着书回来说我压迫他,管着他。我陪着他翻了一遍书,告诉他,我是他的监护人,当然要管他,不然他犯了错就要我来承担责任。”

应该说,这种教育是很不够的。法制课不能代替德育课,在仁爱之心的培养中也不应有谁来承担责任的利害计较。“仁者爱人”,不能危害他人的生命,这应是人作为人的无条件的道德律令。我相信,药家鑫并不缺少法律常识,而正是利害的计较和侥幸的心理使他“鬼迷心窍去杀人”,这从道德上说是伤天害理,从法律上说则是罪不容赦。当他临刑前而忏悔时,良心发现,但悔之晚矣。

孟子说:“今夫水,搏而跃之,可使过颡;激而行之,可使在山。是岂水之性哉?其势则然也。”(《告子上》)这里的“势”应有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因素。

孟子又说:“富岁子弟多赖,凶岁子弟多暴,非天之降才尔殊也,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也。”(同上)人的“恻隐之心”之所以“陷溺”,与“富岁”或“凶岁”的社会环境不能说没有关系。特别是,穷困可以使人立志而图强,也可以使人冷漠、孤僻而走向残暴。穷困不仅是个人的责任,而且也是社会的责任。当然,一个人能否“穷不失义,达不离道”(《孟子·尽心上》),这取决于道德人格的培养和修养。

由以上考虑,我同情药家鑫。尤其当他最后忏悔时,我希望将来中国在有条件时对忏悔的罪犯能免于死刑。

药家鑫临刑前对他父母说:“我先走了,等我投胎长大后,你们再走,再投胎做我的孩子,我再好好照顾你们。”这种轮回说不符合儒家的伦常观念,而是出自佛、道教义中的一部分低俗之说,它无补于药家鑫的人生遗憾以及给家庭造成的悲剧,但给了他临终时的一点精神慰藉,成为麻醉他的痛苦心灵的一针止痛剂。

我还想到的是,宋代理学家程颐在《答杨时论西铭书》中说:“《西铭》明理一而分殊……(老幼及人,理一也……)分殊之蔽,私胜而失仁……分立而推理一,以止私胜之流,仁之方也。”(《程氏文集》卷九)药家鑫至死爱他的父母,但面对他人的生命却计较自家的经济负担,这可谓“分殊之蔽,私胜而失仁”;由此教训,我们应把“分立而推理一”,即由“亲亲”之情而达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泛爱众而亲仁”,作为家庭、学校和社会教育的第一要务。“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德育为先,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美育和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这也正是“哲学”学科引进中国之后,王国维所提出的应有的教育方针(参见王国维在1903年所作《哲学辨惑》和《论教育之宗旨》)。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