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谢绝“学究”评论书  

2017-02-21 19:15:28|  分类: 国学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存山

在我发表《文革时期的“个人崇拜”》之后,“学究”又在我的博客上写了三个“格”的评论。这起码是违反了我曾向他提出的:“我不欲人之加诸我”,请你以后在我的博客上发表评论最多不要超过“两个格”。而且,我后来提出:在“学究”没有举出古今注释的证据来证明“絜矩”就是所谓“用拉线绳的办法来求出方”以前,我的博客谢绝“学究”的评论。我之所以做出如此举措,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我在写《我受到了“孔子”的批评?》一文时已说过:“从作学问的角度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我最近(乃至今年)忙得很;因为是‘开博’,我在忙中抽出一点儿时间,亦不得已也。若纠缠不休,则我绝无时间奉陪。”

第二,我认为“学究”不懂国学的“规矩”或学术的规范。在我看来,我国之学术至乾嘉学派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健全的“规矩”,这套“规矩”和学者的“德”与“不德”相联系。这就是我在《学术之“正”与学者之“德”》一文中所引的梁启超述乾嘉学派之学风,其核心是“实事求是”,其要点是:

一、凡立一意,必凭证据。无证据而以臆度者,在所必摈。

二、选择证据,以古为尚。以汉唐证据难宋明,不以宋明证据难汉唐;据汉魏可以难唐,据汉可以难魏晋,据先秦西汉可以难东汉;以经证经,可以难一切传记。

三、孤证不为定说。其无反证者姑存之,得有续证则渐信之,遇有力之反证则弃之。

四、隐匿证据或曲解证据,皆认为不德。

五、最喜罗列事项之同类者,为比较的研究,而求得其公则。

六、凡采用旧说,必明引之,剿说认为大不德。

七、所见不合,则相辩诘,虽弟子驳难本师,亦所不避,受之者从不以为忤。

八、辩诘以本问题为范围,词旨务笃实温厚。虽不肯枉自己意见,同时仍尊重别人意见。有盛气凌轹,或支离牵涉,或影射讥笑者,认为不德。

九、喜专治一业,为“窄而深”的研究。

十、文体贵朴实简絜,最忌“言有枝叶”。(《清代学术概论》十三)

这里的二、九两条与考据学的特殊研究对象相关,其余皆不失现代学术规范的普遍意义。因为我们这里涉及的是“国学研究”,而且这里讨论的是先秦文献,所以第二条亦应是现代“国学研究”的一条规矩。至于第九条,则我主张“微观研究与宏观研究相结合”。

以上十条最重要的当然是第一条:“凡立一意,必凭证据。无证据而以臆度者,在所必摈。”我在解释“絜矩之道”时,先引《大学》之文本,再引朱熹注:“絜,度也;矩,所以为方也。”(《大学章句》)然后说:“‘絜矩’也就是基本的规矩准则。这里的‘所恶于’上、下、前、后、左、右等等,就是‘己所不欲’;而‘毋以使下’等等,就是‘勿施于人’。可见,‘絜矩之道’也就是‘忠恕’之道。”我认为,对于懂得国学规矩和稍有国学训练的人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否则就是繁琐引证或繁琐论证了。

然而,“学究”对此纠缠不休。我因“开博”是不仅面对“学术圈”里的人,故不得不引证《古汉语常用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继而引证《庄子·人间世》、《孟子·离娄上》、《说文》、《礼记正义》中的郑注和孔疏、朱熹的《大学章句》、现代的《辞源》和《辞海》等等。这些对于“学究”都无意义,他说我的引证是“旁牵索异”。殊不知我所引的都是最基本、最正规的子书、注疏和辞书,怎么能说是“旁牵索异”呢?

我让他举出“一两条古今注释的证据”,他后来勉强拿出一条朱熹说的“均齐方正”,而“均齐方正”只能说是“方”,而并非“所以为方”的“矩”。古今的注疏和辞书何其多也,而“学究”竟然举不出“一两条”合适的证据!

据说,“学究”干过建筑工。他让我求证于“搞土木建筑的师傅”。这真让我感到滑稽可笑。《辞海》:“絜矩,儒家伦理思想。‘絜’是量度的意思,‘矩’是制作方形的工具。(然后引《大学》)。”如果《辞海》说“絜矩”是“建筑术语”,那我可以求证于“搞土木建筑的师傅”。而“絜矩”是古语,且是“儒家伦理思想”,我怎么能去求证于现在“搞土木建筑的师傅”或曾经干过建筑工的“学究”呢?

我与“学究”之争,变成了一种国学研究应以什么为“规矩”之争。我说:“‘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治学也是如此。凡不知学之‘规矩’者,其‘学’乃妄言耳!”“学究”要脱离古今注释而另立国学研究的“规矩”,这是我所不能奉陪的!

“学究”不断向我挑战,这种挑战变成了一种向国学研究的“规矩”的挑战,向学术共同体的学术规范的挑战。这种挑战是我所不能奉陪的!

第三,“学究”不懂古汉语,不懂形式逻辑(要么就是故意歪曲别人的观点),也看不懂别人的文章。孔子所绝之“意、必、固、我”,他都占全了。如此之假学究,我怎么能让众人在我的博客上“围观”一场无谓的争吵呢?这就像发生了一场交通事故,我与一个不懂交通规则的人争吵,引来众人围观,这是我所要退避三舍的。

朱熹《大学章句》:“矩,所以为方也。”《孟子集注》:“矩,所以为方之器也。”我对此甚至作了现代汉语的翻译,来说明这两种表述的语义相同。而“学究”读不懂“所以为方”的意思,却强让我陷入是有“器”还是无“器”的无谓争论。我说了一句“矩是所以为方者”,这个“者”字又引来他的质问;对不起,我不能再奉陪了。

此前,我在发表了《<雄关漫道>的剧名有误》之后,他就发表评论对“漫道”乱作解释。我在引了所谓“女子者……无专制之义,而有三从之道”后,他又对“无专制之义”乱作解释。这些都说明他不懂古汉语,但他“意、必、固、我”,执之甚坚。此种假学究,我不堪与其争辩。

“学究”在逻辑上分不清什么是“必要条件”,什么是“充足条件”;如果不是如此,那就是他故意混淆,来歪曲别人的观点。这一点我在《国学热不可重演“圣人”崇拜》一文中已经提到,不再赘述。

“学究”看不懂别人的文章,更遑论自我的反思和反省能力。就以他最近发表的评论而言,他否认“鄙薄”了民主制度。而我所强调的是:“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学究”肯定这一点了吗?在他看来,比民主政治更高更好的是所谓“王道”政治。这不是“鄙薄”了民主制度吗?“鄙薄”者,就是“轻视,看不起”(《现代汉语词典》)。(当然,民主并不是万能的,“立制”只是文化诸因素之一,故我主张“正德、利用、厚生”与“科学、民主”相结合。参见拙文《“三事”之说与文化的五要素》。)

“学究”所设想的“王道”政治,就是恢复以前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士之滨,莫非王臣”,“天下间的所有资源都应当由王者来管理,所有人群都应当在王者的统一领导下生活”。这话是他借“孔子”之口说出的,如果不对此进行批判,则既诬孔子,又误今人!

孔子首开“私人讲学”之风,就是在“王者”之外掌握了一部分属于庶人(民间)的文化资源。难道还要回到孔子之前的“学在王官”吗?孔子说:“以道事君,不可则止。”孟子说:“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去。”难道还要把士人“出处进退”的选择也要取消,都要归于“王者的统一领导”吗?

我现在“管理”我的博客,这就是属于我的资源。我的书籍、我的工资、我的家产等等,都是我的资源。我的知识和思想,更是我的智力资源。难道以后实现了“学究”所谓“仁”,我的“所有资源”(包括我的思想)都要由“王者来管理”吗?

“学究”不明白,现代民主制度就是“小政府,大社会”。社会要节制政府的权力,而政府要保障社会的权利。“学究”所设想的把天下间“所有资源”和“所有人群”都由“王者”来掌控(“管理”和“掌控”没有什么区别,我现在“管理”我的博客,也就是我在“掌控”我的博客),这就是与现代民主制度背道而驰的“极端的集中和集权”。

“学究”说:“圣人”或“王者”就是“领导人们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人”。问题是谁能保证这样的“圣人”或“王者”能够永远领导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呢?文革中不是有“伟大的舵手”吗?但这个“舵手”却错领了航向!

“学究”说:“世界统一,当然权力会高度集中。”这是秦始皇在“天下一统”之后说过的话。殊不知,文革以后的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就是要避免权力的过度集中。即便有一天“全球化”实现了“世界统一”,那也是一个多元的、多极的、分权的、民主的“多元一体”。

“学究”说:权力高度集中“但不意味着不可通过民主选举权力机构呀”。殊不知,如果“圣人”或“圣人集团”是通过民主程序选举出来的,那么这就已经是民主政治了;而且,凡是由民主程序选举出来的权力机构,它就一定是民主程序可以制约、监督和罢免的,而不是“权力高度集中”的。

“学究”不明白这些道理,又不自省他说了一些自相矛盾的话。他说:“这场辩论,你是早就输过了的。还想再辩论吗?”对不起,“输”还是“不输”由你去说,我不想再和你“辩论”了!

第四,“学究”在发表评论时,动辄以“毁圣”、“非圣”、“媚今”、“怕丢面子”、“研究混混”等等以诬人(他把孟子思想说成“伪仁学”,实是最大的“毁圣”、“非圣”),甚至动辄说我的文章是“毒草”。我曾经回复他:“文革中被判为‘毒草’者,多矣。今日之假‘学究’,尚能有文革之力吗?吾甚鄙夷‘狂妄之言’者。”在“学究”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没有经过古代和现代学术训练洗礼的、没有学术素养而又狂妄自大、四处寻衅的“文革”之遗风。这种遗风只有经过历史过程的洗礼才能逐渐消除,我本人无能为力。

因此,在我的博客上以后谢绝“学究”的评论和留言!

(2007—03—23)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