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官员的“忧”与“乐”  

2017-02-21 19:16:41|  分类: 国学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范仲淹学习

李存山

3月25日《文摘报》在一版头条位置转载《光明日报》3月21日署名文章《只有“官”忧患,才有“民”快乐》,文中引述胡锦涛总书记近日讲话“要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以及温家宝总理答记者问所说“我的脑子里充满了忧患”。文中又多引古语:“多难兴邦,逸豫亡身”,屈原的“哀民生之多艰”,贾谊的“上书忧汉室”,诸葛亮的“夙夜忧叹”,陆游的“位卑未敢忘国忧”,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左宗棠的“身无半亩,心忧天下。作者指出:“只有‘官’忧患,才有‘民’快乐。忧患,是领导干部的一项基本要求,是一种民本思想,是一种为民负责的使命感。”我认为,这是一篇好文章。我所要补充的是,官员若要长期地保持一种“忧民之所忧”的忧患意识,还必须提高自身的道德修养,保持高尚的精神情操,有一种内在的“道义之乐”。只有“忧乐圆融”,官员才能真正地、持久地做到“忧民之所忧,乐民之所乐”,他们对民生的“忧患”才不是出于勉强,更不是出于虚伪,而是在“忧民之所忧”的同时也有一种个人安身立命的“道义之乐”。

范仲淹《岳阳楼记》的名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我们从这里看到,在范仲淹的精神世界中似乎只有“忧”,因为天下之民还远没有“乐”起来,所以“后天下之乐而乐”那是将来的事。然而,范仲淹之所以能够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即不把个人的利益得失挂在心上),“进亦忧,退亦忧”(即忧国忧民之心不因个人的升迁和贬黜而改变),实是因为范仲淹有一种高尚的精神情操,有一种他所安身立命的“道义之乐”。

欧阳修说:“公(范仲淹)少有大节,于富贵贫贱,毁誉欢戚,不一动其心,而慨然有志于天下。”(《范公神道碑铭并序》)朱熹说:“且如一个范文正公,自做秀才时便以天下为己任,无一事不理会过。一旦仁宗大用之,便做出许多事业。”(《朱子语类》卷一二九)说范仲淹“少有大节”,“自做秀才时便以天下为己任”,这有范仲淹在睢阳(今河南商丘)学舍苦学时所作诗为证:“瓢思颜子心还乐,琴遇锺君恨即销。”(《睢阳学舍书怀》)。“颜子之乐”出于《论语》中孔子所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颜)回也不改其乐。”颜回所“乐”,就是一种不计较物质生活之艰苦的“道义之乐”。范仲淹在做秀才时,物质生活也十分艰苦,但他苦学是为了将来能够“举而措之天下,润泽斯民”,因为心怀这样的志向,所以物质生活虽然十分艰苦,但精神上仍有一种“道义之乐”。这种“乐”也内在地包含着心忧天下的“忧”,如果范仲淹不考中进士,成为官员,则其“润泽斯民”的志向就不能实现,故范仲淹说“琴遇锺君恨即销”,意谓如果能像伯牙鼓琴遇到锺子期的知音那样,考中进士,成为官员,那么他不能“润泽斯民”的遗憾(“恨”)就可以解销了。

青年毛泽东在1917年《致黎锦熙信》中说:“拟学颜子之箪瓢与范公之画粥,冀可以勉强支持也。”(《毛泽东早期文稿》第90页)这里说的“范公之画粥”,就是范仲淹在苦学期间,“日作粥一器,分为四块,早暮取二块,断薤数茎,入少盐以啗之,如此者三年。”(《范文正公集·年谱》)青年毛泽东“于近人独服曾文正”,于古人则最钦佩范仲淹,因为范、曾都是“办事而兼传教之人也”。他在《讲堂录》中又记:“五代纲维横决,风俗之坏极矣,冯道其代表也。宋兴稍一振,然犹未也。逮范文正出,砥砺廉节,民黎始守纲常而戒于不轨。其至也,朱程礼义之士兴,天下风俗,骎骎比隆东汉焉。”(《毛泽东早期文稿》第591、592页)

范仲淹有诗云:“吾生岂不幸,所禀多刚肠。身甘一枝巢,心苦千仞翔。志意苟天命,富贵非我望。”(《鄱阳酬泉州曹使君见寄》)他所希望的考中进士,成为官员,不是为了自身的富贵,而是为了“举而措之天下,润泽斯民”。他担任过多处的地方官,确实是“忧民之所忧”。他作的《江上渔者》云:“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语言朴实无华,直白地抒发了他对打渔者之“忧”。他在担任兴化县令时,发动今连云港一带四州民夫,建成数百里的捍海堤,民至今享其利,称“范公堤”(此堤在抗日战争期间新四军曾发动民众予以修固,堪称范公之后继者)。

范仲淹更有《四民诗》,批评当时士风与吏治的败坏:“学者忽其本,仕者浮于职。节义为空言,功名思苟得。”他对农、工、商在当时的困难处境给予深深的同情,如说农:“制度非唐虞,赋敛由呼吸。伤哉田桑人,常悲大弦急。一夫耕几垄,游堕如云集。一蚕吐几丝,罗绮如山入。”说工:“可甚佛老徒,不取慈俭书。竭我百家产,崇尔一室居。”说商:“桑柘不成林,荆棘有余春。吾商则何罪,君子耻为邻。”他大声疾呼改革:“琴瑟愿更张,使我歌良辰。”

范仲淹后来担任参知政事(副宰相),在宋仁宗的支持下推行“庆历新政”。其改革是以整饬吏治为首要(“举县令,择郡守,以救民之弊也”),以砥砺士风、改革科举、兴办学校、认明经旨、培养人才为本源(“慎选举,敦教育,使代不乏材也”),兼及经济、军事等领域。这就是朱熹所说的“一旦仁宗大用之,便做出许多事业”。可惜在当时的政治制度下,其改革触犯了权贵阶层的利益,宋仁宗也不再给予支持,“庆历新政”遂搞了一年多就夭折了。

《岳阳楼记》是在“庆历新政”夭折、范仲淹被贬退之后所写。他一生的仕途生涯,从地方升至中央,又从中央贬到地方,如此四进四退,“庆历新政”的夭折是他第四次遭贬退。所谓“进亦忧,退亦忧”,就是他经过四进四退仍保持着忧国忧民的殷殷之情。他曾说:“我道则然,苟尚未遂弃,假百用百黜,亦不悔。”(《范文正公集》附录)

范仲淹晚年曾担任杭州的地方官,“子弟以公有退志,乘间请治第洛阳,树园圃,以为逸老之地”。范仲淹说:“人苟有道义之乐,形骸可外,况居室乎!”(《范文正公集·年谱》)

他最后在青州任地方官,重病之时仍上书言吏治事:“比年以来,不知择选,一切以例除之。以一县观一州,一州观一路,一路观天下,率皆如此,其间纵有良吏,百无一二,使天下赋税不得均,狱讼不得平,水旱不得救,盗贼不得除。民既无告诉,必生愁怨。救之之术,莫若守宰得人。若守修政举,则天下自无事矣。”(同上)

范仲淹死在他的出生地徐州,临终上《遗表》,希望宋仁宗“上承天心,下徇人欲,明慎刑赏而使之必当,精审号令而期于必行,尊崇贤良,裁抑侥幸,制治于未乱,纳民于大中”。他不仅是“进亦忧,退亦忧”,而且是“生亦忧,死亦忧”。但在这种“忧”中,范仲淹无怨无悔,因为“我道则然”,“求仁而得仁,又何怨?”不但无怨无悔,而且他始终有一种“道义之乐”!

后人评价范仲淹“一生粹然无疵”(《宋元学案·高平学案》),“天地间气,第一流人物”(朱熹语)。他的确是中国古代的一个“办事而兼传教之人”,一个道德上的楷模。

我曾思考过、甚至怀疑过像范仲淹这样的道德楷模是否还适应于现代的市场经济社会。我现在认为,用范仲淹这样的道德楷模来要求农、工、商等阶层,是肯定不适合、也不应该的。因为市场经济的原则就是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所以农、工、商等阶层不可能只追求“道义”,而应该是遵循义利统一、德福一致或“生财有大道”的原则。但我也曾说过:“官场不是市场,政治生活不是经济生活,官员、公务员应该有更高层次的道德要求和价值取向,应该区别于市场经济中的农、工、商等阶层。”(《关于“国学热”的几点答问》)因此,在官员中,学习范仲淹的“忧乐圆融”精神,可能还是应该的。

另外,范仲淹本人的一生“粹然无疵”,但他所要整饬的吏治在“庆历新政”夭折后却愈发糟糕。这当然不是范仲淹的责任,而是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的历史局限性。因此,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提高官员的道德修养,保持高尚的精神情操,这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建立健全的民主监督和制衡制度。有了民主的制度,政府的官员就“不敢松懈”。(毛泽东在1945年答黄炎培问时说:“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而官员们在“不敢松懈”时,仍不觉其苦,自觉地为人民做好事,那就要有一种“忧乐圆融”的精神。

我今天又看29日《文摘报》,其第8版转载《南方周末》3月22日文章《郴州官场的良心》,令人有喜有忧。喜的是原郴州市公安局局长(现湖南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总队长)孙湘隆是个大好官,他坚持原则,敢于和腐败势力斗争,被称为“郴州官场的良心”。忧的是他所斗争的对象就是原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和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李大伦和曾锦春的弄权作恶且不说,他们贪污的赃款,前者达3200万元,后者达8000余万元,真是数目惊人。他们曾企图免掉孙湘隆的职务,但“因为任免一个地级市公安局局长必须要经过省公安厅”,所以没有得逞。他们又想通过人大评议的“合法程序”评议掉孙湘隆的局长之职,但32位人大常委,有31位对孙湘隆投了优秀票。因为省公安厅对郴州市委和纪委权力的制衡,也因为郴州人大常委的民主评议,孙湘隆保住了局长之职,而且取得了和腐败势力斗争的胜利。希望孙湘隆这样的好官愈来愈多,而对李大伦、曾锦春这样的窃据一方权力、作恶多端、贪污腐化的坏官,必须靠民主制度给予揭露,依法治给予严惩。

(2007—03—30)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