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文选的博客

—— 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日志

 
 

【转载】《列子》之伪与“汝子”的用法  

2017-02-21 19:17:47|  分类: 国学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存山

今天读《中国哲学史》2007年第2期的校样,其中有一篇程水金、冯一鸣所作《<列子>考辨述评与<列子>伪书新证》。我认为,此篇考辨精审,方法有突破,而结论可能确如作者所说,“今传《列子书录》与《列子》一书皆为伪书,遂成铁案”。我由此联想到关于《论语》中的“女子”能否释为“汝子”的问题。

在十多年前,我曾应约作过《列子》一书的选注和选译,后来因出版商的问题而出版搁浅。我当时参考了一些关于《列子》一书是伪与不伪的讨论文献(所谓“伪”就是说它并非先秦子书,而是成书于魏晋时期),斟酌之后,终判此书为“伪”。在我写的“前言”中有这样一段较长的话:

《汉书·艺文志》著录“《列子》八篇”,班固自注:“名圄寇,先庄子,庄子称之。”此八篇不久就失传了。据现传《列子》八篇最早的注释者东晋人张湛在《列子序》中所说,此书是他的祖父在东晋初从外舅王宏、王弼等人家里所得;永嘉之乱,他父亲逃至江南时,此书只剩下《杨朱》、《说符》两篇和目录;以后,他又从扬州刺史刘正舆、王弼女婿赵季子家分别得到四卷和六卷,“参校有无,始得全备”。关于《列子》书的要旨以及与其他书的关系,张湛的《列子序》说:“其书大略明群有以至虚为宗,万品以终灭为验;神惠以凝寂常全,想念以著物自丧;生觉与化梦等情,巨细不限一域;穷达无假智力,治身贵于肆任;顺性则所之皆适,水火可蹈;忘怀则无忧不照。此其旨也。然所明往往与佛经相参,大归同于老庄。属词引类特与《庄子》相似。《庄子》、《慎到》、《韩非》、《尸子》、《淮南子》、《玄示》、《旨归》多称其言。”应该说,张湛对《列子》的思想内容和思想倾向的概括是符合其文本的。然而,在张湛所注的《列子》八篇中有许多显然是列子身后的人和事(如《仲尼篇》言及公孙龙,其人比列子约晚百年;《汤问篇》言及“火浣布”,其事在三国魏文帝时),《列子》的许多章节也明显地抄自列子身后才出现的书(如《天瑞篇》言“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一段抄自《易纬·乾凿度》,《周穆王篇》言穆天子西游抄自《穆天子传》,释梦抄自《灵枢经》);特别是所谓“往往与佛经相参”,《周穆王篇》云“周穆王时,西极之国有化人来”,《仲尼篇》云“西方之人有圣者焉”,佛教东传是汉代以后的事。在唐代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唐玄宗钦定《列子》为道教的四部经典之一,名为《冲虚至德真经》;此后,自柳宗元起,不断有人对此书的真伪提出怀疑,清代以来此风尤盛。近人马叙伦在《列子伪书考》(见《古史辨》第四册)中指出:“盖《列子》书出晚而亡早,故不甚称于作者。魏晋以来,好事之徒聚敛《管子》、《晏子》、《论语》、《山海经》、《墨子》、《庄子》、《尸佼》、《韩非》、《吕氏春秋》、《韩诗外传》、《淮南》、《说苑》、《新序》、《新论》之言,附益晚说,成此八篇……”关于现传《列子》并非《汉书·艺文志》所录八篇之旧,而是魏晋时期所出之伪书的结论,已被现代学者基本肯定。

以上是十多年之前的话,但后来关于《列子》为先秦子书之“真”的考辨又起。我因治学的重点不在道家,亦不在考据,故未参与这方面的讨论,但对《列子》之“真”一直持怀疑态度。在我前时所作《“女子”不能释为“汝子”》一文中,有这样的话:

据我的检索,在先秦文献中竟然没有一处“女子”可解释为“汝子”,而且“汝子”一词也不见于先秦文献。作为一个例外,“汝子”一词见于《列子·周穆王》篇,但此篇讲“西极之国有化人来”等等“幻化”的思想,此与先秦思想不类,显然是佛教传入中国以后之说,这也是《列子》成书于魏晋时期的一个证据。

为什么《周穆王》篇讲“幻化”的思想就与先秦思想不类?这是基于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史》(下册)中所说:在佛教传入中国以前,“中国人对于世界之见解,皆为实在论。即以为吾人主观之外,实有客观的外界。谓外界必依吾人之心,乃始有存在,在中国人视之,乃非常可怪之论。”

以上的说法可能都会引起异议。关于《列子》之真伪的争论由来已久,难成定论并不奇怪。而程、冯所作《<列子>考辨述评与<列子>伪书新证》一文则在方法上有突破,我在此无权引述其细节,只从《中国哲学史》2007年第2期出刊之前作一预报宣传的角度,略说此文采取了“釜底抽薪”的办法,先详考《列子书录》之伪,再揭明《列子书录》与《列子》文本之间的矛盾,从而证明《列子》必为伪书。同时,作者也指出:主伪者先前的一切论据与论证,在本文所论的前提下,不仅均能生效,且皆可成为本文旁证,而尤以汉语史的论证材料最为有力!

我对于汉语史是外行。但在写《“女子”不能释为“汝子”》一文时,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我检索的先秦文献中无一例有“汝子”的用法,只有《列子·周穆王》篇是个例外。如果今已铁定《列子》是伪书,则更可支持我的《论语》中“女子”不能释为“汝子”之说;而先秦文献中无“汝子”的用法,亦可成为《列子》是伪书的一个汉语史方面的证据。退一步说,即便《列子》一书的真伪仍有争论,其“汝子”的用法也只是一个有疑问的孤证,不能推翻先秦文献中数十条“女子”是指女人的本义。

(2007—03—31)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